编绳,是很讲究的一种手艺,咱玩玉雕,文玩啥的,没有绳艺的衬托,好像感觉不完整。优秀的编绳绝对是锦上添花,而且咱戴着、盘着特来劲,有种“拧成一股绳”的精气神儿。再搭点玛瑙、松石啥的配珠,那种雍容贵气还不俗的气质,嘿,瞅着都特上头。

崔磊作品:定远烁今

我琢玉,但不怎么会编绳,拿打火机,烧个线头串珠子没问题,什么金刚结、琵琶结、凤尾结等等,就别难为自己了。我也羡慕那些心灵手巧的,恨不得拿绳子编出航空母舰来。但好在我思维足够发散,看着这些丝线绒绳,总能想起一条道,叫:“丝绸之路”。

有时候在想,如果没有汉武帝,没有张骞,如果西域“凿空”没有成功,那光辉灿烂的和田玉,在今天也许就是另外一种光景,搞不好会叫匈奴玉,哈哈。不打岔,后来因为王莽乱政,再加上匈奴比较猛,玩命反扑,丝绸之路直接断了。

几十年以后,一直到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四子刘庄,继位为汉明帝,此时一个改变历史的人物终于出现。此人那会已经是39岁的中年男,工作是帮政府抄写文书,卑微、无趣。都说四十不惑,在这个男人身上体现的最为通透,“大丈夫当效张骞立功西域,以取封侯之赏,安能久事笔砚间乎!”说完扔掉手中笔,报名参军,这就是著名的:“投笔从戎”。

说到这,大家肯定知道这人是谁了,对,班超。今时今日,咱们经常看到外交部发言人,机智勇敢的怒怼,米帝为首的西方记者。想想汉朝那会,不服就是干,但干的有智慧有策略,尤其这个班超,真的是有勇有谋。既能血刃又能劝降,带着36个部下,在西域五十几个小国之间从容游走,为的就是合纵连横打击匈奴势力,“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

说说班超传奇中的一小段,话说第二次进西域,来到于阗国,也就是现在的新疆和田。于阗国王刚刚灭了莎车,很嘚瑟,而且唯匈奴马首是瞻,还把巫师拿出来吓唬班超,要抢他的胯下马来祭祀天神。班爷话不多说,直接干掉巫师,顺带把于阗宰相给宰了。国王一看立刻怂,转头杀了匈奴驻守使者,班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成功让于阗国归附大汉。

看到这段我在想,是不是班超还发现了95于阗料?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班超努力维护着西域稳定,团结各国打击匈奴,这一来二去,40岁从戎的班超,不觉在西域待了快三十年,丰功伟绩不必多说,班超也从那个小文书,变成了“定远侯”。

班定远,从此青史留名。

image



《定远烁今》其一面,可为张骞。

image


《定远烁今》其二面,可为班超。

每次看这段历史,都不自觉的热血沸腾,一看到手里的和田玉,总能依稀想起千古班定远,还有他那句:“不如玉穴,焉得璞玉。”

班超之后,再无班超。他又何尝不是一块美玉,坚强其表,润白其心,既有君子气,又有壮士心,还有大将谋。太神了。我为什么喜欢雕刻英雄,也是想与大家共勉,立己业,建己功,有从戎志,能从容行,不止从荣。

公元100年,68岁的班超上书朝廷:“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公元102年,终于回到祖国的班超病逝,享年71岁。

image


《高歌猛进》

玉雕人物 昴日星官这昴日星官跟班超有关系?没有直接联系,昴日星官,二十八星宿之一,其作用除了“司晨啼晓”,就是专治五毒,现在看,有点新冠疫苗的作用,祝大家永远百毒不侵吧,班超定远,昴日定安,齐活。


温馨提示:《中华玉网》推荐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为学习分享,不作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