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苏江波,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女性玉雕大师。

说起苏江波从事玉雕的原因,大概有二:一是受家庭的影响,二是高中成绩不太好,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容易实现自我价值。仅最后一条,足以让刚高中毕业的她喜欢上玉雕。

苏江波高中毕业后,一直跟随家人学习玉雕。在其很小的时候,家里已开有玉雕厂。她刚开始学习做玉的时候,同龄的女孩去超市上个班,一个月工资大概两三百块钱(当时也算不菲的工资)。当时,苏江波一天就能挣那么多。那个时候做好的产品主要是销往乌鲁木齐的华林市场,产品根本不愁卖。通过做玉雕,给了她莫大的成就感。

后来,她师从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张红哲学习玉雕,学成后在家里做玉雕人物创作,所生产的一些产品,主要是销往新疆方向。

为了做玉雕,牺牲对家庭的照顾

众所周知,做玉雕是一件比较辛苦的差事,何况对一女性而言。对女性而言,身份的特殊性需要在母亲、爱人与玉雕师之间去平衡时间与精力。在这一方面,苏江波无疑是幸运的。

image

因为有父母帮忙照看孩子,家人比较支持自己的工作,所以苏江坡是幸运的,幸运的是她能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玉雕上。

苏江波很好地把自己的事业圈和亲情圈有效结合,并很好的融合在一起,种种因素相互叠加产生了好的效果。

作为一女性玉雕师,自己在事业与家庭之间肯定有所取舍,有所妥协。有时候,苏江波的老公对此也不是很理解。

对玉雕事业的关注,难免要一定程度上会忽略了家庭。记得有一次,由于保姆的疏忽,致使孩子严重发高烧。保姆无计可施致电给她,慌忙之间她放下工作驱车把孩子往医院赶。或许是因为愧疚,或是因为疼爱孩子,去医院的路上还闯了红灯。幸亏送医及时,孩子有惊无险。因为生病不能说话的孩子,突然的一“哇”声,让一向坚强的苏江波顿时泪流满面。

image

事后好几天,苏江波再也没有去过店里,一直在家照看孩子。或许是出于愧疚,或许是出于后怕。说起来这件事,江波还开玩笑说,幸亏当时父母和老公没在家里,否则一定会吵翻天,家人会埋怨自己会太专注于生意而忽略了孩子。

那件事之后,让苏江坡感叹一个女性做玉雕师的不易。对于苏家坡而言,如果在家相夫教子,生活也能过得不错,但是自己是真心地喜欢玉雕,实在抵挡不起来自于玉雕的诱惑,才忍痛割爱般地坚持。

因为信任,所以更不能辜负信任

作为生长在玉雕之乡的苏江波,和大多数玉雕人一样,自己通过买玉料、加工,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同时还能获得不错的收入,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让人值得称道的事情。在苏江波看来,自己凭借手艺能够创造价值,何况自己尚年轻,为什么不去做呢?抱着这种心理,她一直没有放弃对玉雕的关注和投入。

从琢玉伊始至今,不知不觉中已过了17年,2019年她成为了“河南省玉石雕刻艺术大师”。

image

在苏江波看来,传承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固然有其道理,但是如果自己能为家里边做些事,能为家庭分担,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自己找不到不去做的理由。苏江波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所以才坚持了这么多年。

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她大大咧咧的性格,加上说话真诚,很受客户的欢迎,客户都来喜欢来她这里买东西。做玉多是熟人经济,很多人因为没有见到苏江波当事人,就不愿意下单。只有见到她本人的时候才肯做生意,这一点意味着她必须去面对客户。

在苏江波看来,客户的认可是莫大的信任。时下,物欲横流,人心浮躁,信任严重缺失,客户对自己信任这一点尤为可贵。当客户对您报以极大的信任,苏江坡也自然不能辜负客户的信任。

谈及评上玉雕大师,苏加波坦言这不算是什么事,只能是对自己玉雕生涯的一个小总结。它是一个结果,更是一个开始。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提到自己的奋斗目标,苏江波也想个人名望和作品创作上有所成就。宋江波也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做些事,在名望和作品上有所成就吧,有所高度。

image

image

谈到玉雕行业内的学习榜样,苏江波坦言,她的恩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张红哲对她影响最大,还有包括刘晓强在内的一些玉雕人,都对她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谈及自己的努力方向,自己希望能像张红哲一样专注于产品,做出成就,做出名堂。

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人越成熟越知道人生这辈子要做什么,人生要尽自己的本分。或许,苏江波可能享受当一个玉雕师的感觉,现在她初步完成了她人生基本的本分。她更想当一个好的玉雕手艺人,努力琢玉,努力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