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贺贝,一个非典型性玉雕师,其非典型性特点旗帜鲜明。

之所以称贺贝为“非典型性玉雕师”,是因为她与绝大多数的镇平玉雕从业者有着旗帜鲜明的差异。

非典型性玉雕大师贺贝

贺贝,出生于玉乡镇平,拥有设计艺术学硕士学位,以鳯儀珠宝设计总监的身份行走在玉雕江湖。殊不知,其本人还是河南省玉石雕刻艺术大师、中国优秀青年设计师。

对于一位在中华玉都·镇平筑梦的年轻玉雕师来说,梦想的方向大多都绕不开玉石。对于贺贝来说亦是如此。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高校教了五六年的书,结婚之后返回南阳。自己和哥哥贺磊一起接替父母操持家里的玉雕生意。

她,出生于玉雕世家,从小就将和田玉产品的设计与开发视作生命,读本科时选择珠宝设计作为选修课;读研究生时候,选择了视觉传达设计;毕业后与国家级玉雕大师赵琦、邱启敬等合作玉雕创作;就连创业,品牌兼有“白玉世家”和“鳯儀珠宝”命名,似乎她的人生的重要抉择都与和田玉密不可分。

image

她是一非典型的玉雕之乡的女性玉雕师,“硕士研究生”、“ 故宫宫廷文化签约设计师”等稀缺标签成了她与其他玉雕人比较明显的差异,也成了其身份的最明显的辨识度标签。

和故宫文化合作的成功,让贺贝在玉雕圈开始声名鹊起,一时间成了玉雕界神话中迷人的核心,随之而来的是数不清的订单邀请和荣誉称号。2019年南阳玉雕文化节期间,贺贝荣誉称号的履历上多了一个玉雕大师的标配——河南省玉石雕刻艺术大师。

“玉雕大师”这一荣誉称号,对于贺贝来说似乎不够贴切。当然并不是说贺贝没有玉雕师的实力,在她的玉雕作品荣誉榜也不乏大奖的踪迹:2012年作品《妙法莲华》获神工奖“最佳创意奖”、2013年作品《金玉满堂》获两岸三地设计师大赛银奖、2017年作品《高山流水》获玉龙奖“银奖”。

如果说贺贝的成绩仅限于上述的种种,那就有点小瞧她了。之所以说贺贝不是“玉雕大师”,是较于同业内的玉雕大师而言,笔者认为珠宝设计师或者更为贴切。

image

作为故宫博物院旗下北京故宫宫廷文化的签约设计师,其作品多次被北京荣宝斋、保利、嘉德、西泠印社等一线拍卖行邀约拍卖,并获得《孤芳不自赏》、《射雕英雄传》等影视IP的正版授权,设计制作其中的珠宝首饰。2018年金镶玉系列作品还受邀参加北京荣宝斋拍卖会设计师专场。

非典型性企业组织形式

熟悉贺贝及其工作室之后,一个人的名字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中,这个人的名字叫史蒂夫·乔布斯——美国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众所周知,苹果公司主要业务包括设计、开发和销售消费电子、计算机软件、在线服务和个人计算机等,该公司的产品iPhone、iMac、iOS等风靡全球,受到全世界各地消费者的欢迎。

贺贝团队涉及到的玉雕产业链之长令人印象深刻,得益于家族的玉料生意,其本人更多的精力专注于产品的设计与构思,与强势的文化IP合作开发产品,辅以知识产权等手段辅助产品的营销。在完成产品设计与开发之后,再转交自有的玉雕工厂生产,活脱脱的“苹果&富士康”模式。富士康,被行业称为“代工厂大王”,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厂,而贺贝执掌的白玉世家却拥有自己的加工厂。

提起贺贝,不得不让人联想起乔布斯和苹果公司,是因为她的工作及公司组织形式与苹果公司有着异曲同工之相似。本文中我把贺贝比作“镇平玉雕界的乔布斯”,多少有哗众取宠之嫌,绝没有不尊重其他同行之意。

image

毕业于高等院校的贺贝,雅善设计,把学院派的设计理念、传统的玉雕工艺以及西方的镶嵌技术相结合,制作出适宜日常佩戴的珠宝,让传统工艺像拾遗明珠般被重新重视和认可。

除了发挥自我专长,其工作室以设计师和产品经理的身份专注于产品的设计,设计好产品之后,交由自有工厂批量化生产。贺贝自己设计的力作,产品各大玉雕珠宝奖项批评,受“玉雕评奖尚新”特点的影响,其产品易脱颖而出,受评委青睐。这样做好处显而易见:一来,通过产品提高自己及工作室的知名度,二来,通过产品获奖彰显工作的设计能力和品牌影响力。

鳯儀珠宝则以生产适合互联网化的产品为主,贺贝及其设计团队侧重于设计,自家工作侧重于生产。鳯儀珠宝通过和故宫文化的强IP合作,或者通过和一条视频、吴晓波频道等影响力大的传媒平台合作,达到产品营销和销售的目的。该作品在欧美奢侈品界、科技和汽车行业屡见不鲜,该做法在镇平玉雕行业的深度应用的企业不是很多。

image

非典型性玉雕产品

和绝大多数玉雕师一样,贺贝也是以玉雕来施展自己的才华。有一样的地方在于,其设计的产品多以镶嵌的形式出现。

谈及“镶嵌类产品”,贺贝及玉雕工作室的产品一经面世,难免被拿来与传统玉雕产品作类比。围绕其产品属性应该有一定的争议,在贺贝看来,这一点不是问题。她还拿邱启敬的观点来佐证:“目前,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工业设计时代已经,早已经不是传统的农耕劳作的时代,我们应该去辩证的看待机雕与玉雕。”围绕其作品的属性,我们也经历了一番探讨。在贺贝看来,中国社会现在已是一个多元化社会,年轻人审美趋向与喜好个性化越来越强,这就意味是市场需求和市场空间。

2018年双十二期间,由贺贝领衔设计的四款和田玉产品在故宫宫廷文化官方商城做预售,500件新品短时间内被一抢而空刷爆网络,产品取得了爆炸性的胜利。谈及那次合作,贺贝认为这是市场需求最好的明证,也是其工作是设计团队的价值所在,同时互联网化产品也是其工作室努力的方向之一。

对于产品,贺贝有着清晰的认知:“白玉世家一直以守护、传承玉雕古工艺为己任,本次与故宫宫廷文化的合作,将故宫元素与玉雕创新结合,会开拓我们治玉的全新思路,为和田玉迎来全新的呈现意境。在期待双方设计师碰撞出创意精品的同时,借力故宫元素促使和田玉文化更广范围地传播,才是我们最大的期许。”

其工作室以设计驱动为核心竞争力,为了更好的开展作品的设计,其工作室还以和南阳师范学院玉雕珠宝学院等院校建立实习基地,利用企业和高校合作达到产学研相结合的目的,提高工作室产品设计能力和人才队伍的壮大,间接提高整体产品竞争力。

image

近些年,其工作室通过类似与故宫达成合作,或采用给故宫供货形式;或采用双向授权的形式,再借其他渠道销售的方式盈利。现实中,其工作多侧重于互联网和成熟渠道合作的方式。目前,其工作室主要是以电商为主,在天猫京东,淘宝,都开有旗舰店。

据了解,白玉世家品牌发展至今已三代,始终以传承传统和田玉文化为己任。品牌自诞生起,就注重团队工匠精神的培养和延续,其作品一直以考究用料、精湛雕工、高收藏价值,立足于和田玉行业,先后于乌鲁木齐、奎屯、北京、长春、苏州、石佛寺等多地开设旗舰店及专柜。

鳯儀珠宝高超的设计能力让人记忆犹新,其工作室的创新思想也让人赞叹不已。这一点与绝大数的镇平玉雕企业和工作室有着泾渭分明的差异,类似的模式也成为了整个行业观察与的学习对象。可以这么说,白玉世家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是卖产品,而是通过和强势IP合作赋予白玉文化内涵,厉害之处在于给所有人形成一个好印像、好品牌。白玉世家的产品不错,值得买的印象会占领消费者的心智,时间一长,那不管白玉世家做什么产品,都值得买了。这也是贺贝和其团队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