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要素的提取

玉器的要素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每个鉴赏者会有不同的解读,存在解读效率高低和差异性。所以,要素提取相关知识、内容可以通过学习加以增强,相关审美、技能则需要训练才能提升。另外,要素提取还与每个人的知识储备、生活经历和审美情趣有关。

1.    单要素提取与综合把握

在学习的初级阶段,往往孤立、分散对各要素单独去提取。这样提取往往不系统、不全面。学习、训练到一定的程度,逐渐学会综合把握的能力,是一种综合思维、抓住本质的能力。我们学习单要素提取,目的是为了综合把握。所以,鉴赏家首先对作品有根本性的把握,属于什么类型、什么档次。有的时候还没有解读完成,已经做出了判断。比如,我对高人老师《断》这件作品就是这样,第一感觉就认为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比如对蒋喜的《玉玦形香薰》也是这样,断定其具有绝对高度的作品。而王一卜和田白玉子料《观音》圆雕作品的元素简单,但顺料施艺是综合把握的难点。

王一卜·和田白玉子料《观音》

2.    成对、成系列提取

很多要素要成对去看,一般具有对比性,或高低、胖瘦、长短,或曲直、方圆、厚薄,甚至虚实、明暗、质感差异等,这是传统狭义美的具体表现。还有纹饰、内容的对立与统一。比如白骐通的“心有猛兽,细嗅蔷薇”系列。除了成对的比较外,还有成系列的。比如多个人物或者动物的组合,如王树森的《五鹅图》,其“三两”组合是一个系列。前三个为动态,两只鹅在抢食,一只在观看;后面两只饱餐后怡然自得,是静态。成系列的组合还有一种情况是内在包含有演变的过程,串成一个系列。比如蒋喜的《气》,描述了“加温-水的蒸腾-凝结-滑落”的过程,将静止的作品设计为动态的过程,其中的内涵就会得到很大的扩展。又比如高人老师的《天降财富》,描写了“天上飘下钱币、财神双手去接、放到篮子、摞起来”的过程。

高人老师·《天降财富牌》

蒋喜·《气》

3.   展示或者使用中提取

单要素提取与综合把握

不同的展示方式也可以看作一次新的创作。比如王一卜《随风去吧》除了单独展示、一大一小两件合并展出外,作者曾经设想三面装上镜子,营造出光怪陆离的镜像,突出更大的“随性”和变数。这些不同的展示都可以认为是不同的作品。另外,展示中还可以将不同作品建立联系,可以突出展示目的,增加展示效果。比如何马2016年在南阳师范学院的《何马印象》展览,用不同的空间划分和组合,增添了不少情趣。

何马玉石印象展场景

另外,展示中除了注意光色外,还可以增加声音、投影、互动等内涵。比如王一卜的《佛音》装置,在展示中安装了开关,可以启动上百个佛像挂件相互碰撞发出“佛音”。翁振伟的《自在》采用了投影来展示,既可以看作品实物,还可以看投影效果,两者截然不同,似乎是立体派的另外一种形式。实际使用也是提取玉器要素的重要环节。比如,蒋喜《玉玦香薰》,一般想象玦口错开,氧气从香薰的下面玦口进入,上面的玦口飘出香气来。实际使用时发现香气是从下面的玦口出来,那氧气一定是从上面的玦口进入的。这种“倒流香”现象可能影响对玉器鉴赏的内涵。如瞿利军《荷塘小雅》笔洗使用过程中感受水和墨对视觉的作用。茹月峰的《氤氲之器》在实际熏香中、再加上风雨声,更加能体验到天地交泰的氤氲之气。

王一卜·《随风去吧》摆件  

4.     交流中提取

善于与其他人交流,可以获得多角度,更加丰富的内涵。比如婷尹与爱好者分享聂子翔《千金一诺牌》时,有爱好者提出,“诺”字为什么要用篆书?这增加了我们对作品思考的角度和深度,大家也可能会有各种不同的回答。

    聂子翔·和田白玉子料《千金一诺牌》

上面主要分析了作品要素分类及其提取,最重要的是作品各要素与作品主题的全面融合,这才是玉器创作和鉴赏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