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果,女,1988年出生在河南镇平,河南省玉石雕刻艺术大师,琢玉天成玉雕工作室首席设计师,师承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刘国浩,专注于和田玉仕女创作。长期从事玉雕艺术的学习,发表有《和田玉玉雕仕女创作之我谈》学术论文;从艺以来,一直坚持玉雕艺术的创作,2018年在“首届全国玉石雕刻职业技能竞赛决赛”上荣获雕刻成绩第一名,荣获全国玉雕行业“匠心人才”荣誉称号。其玉雕作品曾获天工奖和百花奖金奖,代表作有《圣地青莲对屏》、《家道兴旺》、青玉《仕女》等,在收藏届有一定影响力。

image

玉雕师梁果

“上天给了我一女儿身,我把自己活成了男儿心,自己能抗的事绝不声张。”说出这句话的是玉雕师梁果。

熟悉梁果的人都知道,她是一性格洒脱,洒脱中又不失干练的女性玉雕师。这位女性玉雕人始终坚持自己的玉雕艺术道路,对艺术和生活都有个人独立自主的见解,她深深的热爱着自己的玉雕事业和人生追求。

洒脱的女性玉雕大师

梁果作为女性玉雕师,看似柔弱的却十分洒脱干练,性格中有几分男孩子气,很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并成为受关注焦点之一。

联想到文中开头她在朋友圈的晒文,可以管窥一二。

生活中,只要有人介绍她一玉雕师,作品有特色,大家多会睁大眼睛并好奇地追问你是做玉的?是真的吗?在获得肯定的回答之后,大家还会不约而同地投以惊叹的眼神。现实生活中,不管是朋友,还是客户,多评价其性格大大咧咧,很容易与人相处,作品有特色。殊不知,梁果的玉石雕刻之路差一点夭折。

image

梁果作品《如痴如梦》

梁果出生在中国玉雕之乡作品,初中毕业后,因为家庭的原因没有继续上高中,才选择了玉雕行业。其实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接触了玉雕,彼时对于玉雕仅停留在好奇阶段,以及通过玉雕所带来的财富的回报。这两点印象深深的吸引着梁果,没成想,她在毕业后加入了这个行业。

进入行业之前,梁果和家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家人一开始没有同意。在家人的意识里,女孩儿应该找稳定的工作,要么织地毯,要么开个店,要么摆摊儿做玉器。但梁果自幼喜欢绘画,对玉雕对她充满了魔力。家人抵挡不住性格执拗的梁果,抱着让她试一试的态度让她做一做,心想她过不几天就放弃了。征得家人的应允许后,梁果进入了玉雕行业。或许天赋比较高的原因,亲戚还评价她一点就通,上手快、成品效率高。

平时喜欢绘画的习惯为梁果学习玉雕提供了良好基础,或许是真正地喜欢,她白天学习雕刻,晚上还不忘临摹玉雕画稿。不错的绘画功底,让她上手很快。起初,仅仅是跟着师傅做一些简单的小鱼类的挂件产品,没成想不时还有收入进账。些许小小的成就,更加坚定了她做玉的信心与决心。家里人见她乐在其中,就没有再过多干涉。而梁果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玉货做好,做出名堂。

image

梁果作品《渡魔》

image

2008 年,年近20岁的梁果就独立开了一玉雕工作室,坚持做一些商品类的产品,做得用她的话说“不算好不算坏”。

随着时间的增长,眼界的开阔,梁果越发觉得自己创作吃力,产品力不够。遂下定决心去找一个名师学习锻炼,后经人介绍觅得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刘国浩。于是,她开始前往刘国浩的醒石工艺那里拜师学艺,这一学就是三年。

初到醒石工艺,老师刘国浩给了她一块和田玉,让她尝试做一侍女。梁果很认真地对待,心想要给老师留个好印象。于是她很用心地做,做好之后拿给老师看,老师耐心为其一一讲解,造型啊,构图啊,工艺呀,老师越耐心越让她其自惭形秽。本来是信心满满,结果却是犹如自己被泼了冷水。老师谆谆教诲激起了她的好胜心,心想一定要做出个样子出来。

决心定下,她就开始了潜心创作,坨舞不辍。

载誉归来,2019年是她收获的一年

认识梁果是在一次晚宴上,印象颇深。晚宴是为庆贺包括她在内一批镇平玉人的佳绩,以及对镇平玉雕作出的贡献,镇平当地安排了简单又不失用心的答谢晚宴。彼时,她和一众镇平玉人从深圳文博会载誉归来。

image

梁果参加首届全国玉雕技能大赛,荣获雕刻第一名

在深圳文博会,以及在首届全国玉石雕刻职业技能竞赛上,梁果载誉而归,可谓硕果累累。在深圳,她的作品获奖,开阔眼界,坚定努力方向;在首届全国玉石雕刻职业技能竞赛上,她获得了雕刻单项比赛第一名,还摘得“匠心人才”的荣誉。

对梁果来说,2019年可谓是大丰收的一年。这一年,他不仅收获了上述的佳绩,还荣获了“河南省玉石雕刻艺术大师”的称号;同一年,她的新工作室琢玉天成玉雕工作室也乔迁新居。

2019 年,因要集中采访镇平女性玉雕师,我才有幸相识她。

说到参加此次深圳文博会,梁果感触颇深,收获很大。当时她在工艺美术展区转了一大圈,在惊叹于各个姊妹艺术神奇,给自己开了眼界;同时,此次深圳之行也更加坚强了她做好玉雕艺术的决心。

image

有对比就有差距,有差距就有动力,深圳文博会之行不仅让其开了眼界,发现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还有很多。无论是其他姊妹艺术的创作理念,亦或者是对传统文化的运用,甚至是展览展示方式等都给了他不小的启迪。尤其是对于传统手艺人出身的她而言,亟待在文化方面多投入功夫,努力提高去弥补。

说到做玉雕的事,梁果说这是她自己的爱好,也是一份自己乐意做的职业。但是,如果上升到艺术的高度,梁果认为自己离艺术创作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这也是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甚至是一辈子的追求。谈到自己奋斗目标,梁果说自己想成为一个像刘国浩一样的人——把兴趣做成事业,把事业做成信仰。

凭借她对玉雕事业矢志不渝的精神和女性特有的眼光赋予玉雕仕女作品别样的韵味,在玉雕界有一定的影响力。

image

梁果作品《花木兰》

image

梁果作品《玉贵人》

当下,梁果要做的是继续坚持创作,手艺是其亘古不变的核心竞争力,这是脚下的路。未来的路是在玉文化市场,无论是接收私人订单还是说自我创作方面能够持续发力、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