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海滨邹鲁”、“文献名邦”,北接福州,南临泉州。自古以来就是人才辈出之地,自唐以来,单进士就达2400余名。同时这里也是有名的“雕刻之乡”。每年都有大批的雕刻人才从这里走出。

1996年,一个叫谢建伟的小男孩在这里出生,或许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很小的时候,谢建伟就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一面,有时活泼的像个兔子,有时又常常一个人静静的发呆。在一块玩的小伙伴中,他也是最特殊的一个。

走出校园的谢建伟,曾经一度迷茫,一度找不到人生及事业的方向。从事了一段时间跆拳道教练工作后,他又择业选择了纹身艺术。事业的道路上他走走停停,一直没有稳定下来,心情也随之焦躁起来。后来他毅然决然的远赴广东四会平州,打算从新开启自己的事业之路。正是在这里,他接触到了玉雕,也遇到了自己的恩师陈志其先生。正是老师陈志其把他带进了玉雕的圈子,在跟随老师学艺的那段时间了,他每天刻苦的钻研、训练,从最基础的拿刀,到后来独自完成简单的作品。他系统的学习了玉雕的基本技法和创作技巧。

学习任何一门学科都是一个不断自我完善的过程,当学习达到一定深度时,你会发现,自己的知识面越来越窄。而这种越来越窄的知识面正是打开浩瀚知识海洋的钥匙。指引着自己去不断的完善,不断的充电,不断的进取。当谢建伟在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玉雕时,他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己不足的一面。设计与绘画成了他的软肋。而这根软肋不彻底解决,他的雕刻之路将永远局限在一个固定的水平,永远无法得到突破。

2015年的一天,他实在无法忍受自身的不足,决定暂停玉雕的学习,转而去学习绘画与设计,在他的心里,其实早已有一个清醒的认知和明确的目标。于是他又远赴杭州白塔岭画室,专心修炼。修艺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谢建伟在学习绘画设计的过程中,心也随之磨炼。任世间外物如何的吵杂,心依旧静如止水,专心修艺。而所有的付出都会结出坚韧的果实。这种坚韧正是一个男孩到男人的转变过程、也是一个完成自我提升的过程。

厚积方可薄发,在进行了一年的自我修炼后,谢建伟于2016年在广东平州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红尘刻工作室。花开彼岸,劫后重生。这像极了自己的从艺之路。在经历了各种打磨与修炼后,才会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芒。

他擅长以创新的思维去下刀,以巧雕俏色而闻名,每次下刀前,他都会先在大脑里勾勒出一个大概的思路,结合自己扎实的绘画功底和玉雕技术,将玉石的自然美和佛像浓厚的历史艺术完美结合,将材质的灵气展现的淋漓尽致,万物皆有灵性,而作品的灵性正是创作者赋予的。每完成一件新的作品,谢建伟内心都充满了成就感,仿佛自己创造出了一个个生命体一样。这种巧夺天工的设计,也受到了业内人士的一致好评,在玉雕界享有“玉雕狂才”的美誉。

他对于墨翠的爱是一种深沉的,细腻的爱。这和他的经历也息息相关,从热情坚决的跆拳道,转为静心低调的纹身师,再到成熟稳重的雕刻师,心态也由少年时的放荡不羁转变成青年时的沉着冷静。而墨翠正是因为它本身的低调奢华的特点令人着迷。以宗教题材入手,雕琢出的人物庄严肃穆,为佛造像,心静如初。他说,他是以独特的创作角度和自我风格以及对历代佛像文化的领悟、创新雕刻出独特风格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