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婺源。

对这个地方,我有两点最深刻的印象。

其一:“八分半山一分田,半分水路和庄园”,婺源风光美如画。

其二:这里走出了一位,样貌长相跟美如画不怎么沾边的玉雕家—吴灶发。


image


以前他给我点烟,今天我给他点烟。一脸享受的这位就是吴灶发(右)。

2001年前后,我在上海创业之初,一贫如洗的时候,灶发已经是一家玉雕厂的主力雕刻师傅。当时他月薪已达几千块,而我和太太全部家当加在一起,只有六千元。

我那会骑着自行车,来回一个多小时,到灶发所在的玉雕厂接打磨的活,自此我们这两位从江西山村里走出来的娃娃,算认识了。

这一晃,快二十年,确切点说今年是第十八个年头。


image


《喜上眉梢》


image


我们属于脾气相投,可以一起畅聊共事的朋友。

彼时的我计划组建自己的玉雕厂创业。灶发就陪着我乘坐长途车,一路杀到苏州,买玉雕机和其他设备。再跑到光福购买边角料。

就这样,算勉强立起了一家小玉雕作坊。身上仅存的六千元“启动资金”,也花的差不多了。灶发陪着我跑前跑后,我感动的让太太烧几个家乡菜设宴款待。

他坐在饭桌前,缓缓的对我说:“贺林,我要喝啤酒,两瓶。”

这个要求,对于因为建厂差不多已经“身无分文”的我来讲,是奢侈的。那会两瓶啤酒基本上就是我两天饭钱。

看灶发喝的痛快,而我感觉在滴血。


image


在他厂里吃饭,

两瓶啤酒的事我至今记得,

灶发认为我太记仇,

让阿姨多烧了个排骨汤,

算是“还债”。


image



image



image


《暗香》

这么多年摸爬滚打的过来了,我俩早已从清冽的啤酒沉淀成了干烈的老酒。看遍了风雨彩虹,也历经了人情冷暖。

互相见证了彼此每一步的成长与不易。

灶发一直坚守着自己的玉雕风格,同时也不断精进着自己的雕刻技法,作品像他这个人一样,变的成熟细腻。

应该说在如今的玉雕圈,论“花鸟题材”的雕刻,无人能出其右。


image


《路路连科》


image


《如鱼得水》

尤其在巧色雕刻方面,吴灶发做的很出色。一只喜鹊、一条锦鲤、一朵盛开的牡丹,不单单是惟妙惟肖,关键是雕刻出了难得的情趣。
也许和他从小在婺源生活有关。他雕刻的花鸟题材,给人以亲近自然,回归自然的奇妙感觉,仿佛喜鹊在肩头,白鹭在眼前,手捧繁花,留有余香。

这种寄情花鸟的自然之道,已经成为他玉雕作品的标签。

在钢筋水泥里面住久的都市人,把玩他的作品,会找到拥抱大自然的乐趣,非常适合释放减压。


image


《花好月圆》


image



image


我跟灶发讲:“不要骄傲,你的作品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会对你不吝赐教。”他看着我,满脸写着懵懂的不服。

我说你不用这个表情,因为我专治各种不服。

兄弟们在一起,玩笑开了二十年,像春天的花一样,总是越开越暖。灶发问我:“贺林,我现在再去尚善堂喝酒,两瓶啤酒不心疼了吧。”

我说:“以你现在的酒量,我肯定会把酒全部藏起来。”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