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要说古人对玉的崇拜,估计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礼玉、用玉,活着用玉器、戴玉饰,死了穿金缕玉衣,用玉陪葬……玉是器物,也是信仰和精神图腾。

而在对玉的态度上,古人也比我们虔诚的多。

儒家从《周礼》、《仪礼》、《礼记》三部经典中整理出了"三礼玉论",其中十二个字就概括了古人鉴玉、执玉、用玉的态度。

image

鉴玉尚质

要是总结一下的话,其实古人用玉只有两个关键词:

一个是重大场合,一个是重要身份。

以前,和田玉是重要的祭祀用品,也有非常崇高的政治属性。这种特殊性也就决定了所使用的玉,必须是优中选优。

image

当然,优和好也是有标准的,而古人选择和鉴定的最重要标准就是"质"。

今天我们虽然也追求质,但标准已经开始更加多元化了。

比如我们也追求形、追求皮色、追求特色,等等。

image

无所谓好坏,时代更包容了是一个原因,狼多肉少,精品价高,只能曲径通幽、换种玩法也是事实。

但还有一些情况,比如过分看重产地,过分追求白度,等等,这也不可取,还是应该更多地回归到玉质上来。

这才是基础。

image

此外,古人尚质还有一个表现,就是为了体现质地之美,玉器的表面大多质朴,不做多余的繁复的纹样雕琢。

《礼记》里面形容为"以素为贵"、"大圭不琢,美其质也"、"至敬无文"。

这和道家所说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其实也差不多是一个道理。

image

我们今天经常会有一个争论,就是玉到底要不要琢。

有人说玉不琢不成器,雕刻可以赋予和田玉以生命,也能带来更多艺术价值和传承价值。

也有人说,雕刻会破坏掉玉石的天然之美,特别是在今天这种"面粉比面包贵"的情况下。

image

其实,雕与不雕受制于很多因素,市场需求、工艺水平、文化传统,等等等等。

但最重要的还有一条,那就是这块玉的"质"如何,如果原石本身各方面都很不错,那好玉不琢,学一学古人也未尝不可。

image

执玉尚谨

玉是重要的政治用品、祭祀用品,连接着天地人神,具有崇高的地位。

所以,古人用玉的时候,上至天子下至朝臣,都必须严肃恭谨,不能有丝毫轻率亵渎之举。

怎么接、怎么拿、怎么献,佩玉怎么坐立行走,这都是有一整套规定动作的。

image

《礼记》中就有几处非常有意思的规定:

比如在专门规定走路礼仪的"三不趋"中,就有执玉不趋。

手里拿着玉器的时候,必须从容不迫、稳健协调,不能快走,否则就是于礼不合。

image

接受赏赐或者馈赠,如果是玉,也有规定动作,必须身体前倾,作鞠躬状,两手平举至头部以上。

如果需要单手持玉,规定是必须用左手,因为左为尊,在阴阳中属阳……

image

除了动作之外,表情也要到位,必须神情庄严,不能有丝毫的马虎、随便及不禁之态。

其中有一条规定,就算手中所持玉器十分轻小,也要表现得很庄重,让人觉得手中之玉十分沉重仿佛有不胜之容……

image

虽然这些规定并不一定都是好的,但对玉的这种尊重和虔诚,却不能说是错的。

相比之下,我们现在玩玉的讲究可就没这么多了。

接、拿、盘、磨,很自由,如果真有什么标准,那也就一条,别磕了碰了就行,剩下的全看心情。

image

但有些行为也不提倡,比如用和田玉养鱼、压酸菜缸、用玉砸核桃等等。

这些跟有没有钱、任不任性没关系。只是觉得每一块玉都来之不易,理应得到更好的珍视和对待。

image

用玉尚慎

还有一条就是"用玉尚慎"。

慎,就是严谨、慎重。

古代礼法、等级森严,什么人能用玉,什么时候能用玉,用玉要用什么样的玉,怎么用,都是有严格规定的,有时候用错了是要杀头的。

image

这就跟黄色是帝王色一样,很长时间,玉主要也是帝王用玉,普通百姓是不能随便乱用的。

除了帝王、天子之外,也有一些权贵是可以用玉的,但中间也有十分明确的阶级划分。

image

举个例子。以前有种玉制品叫"笏",就是上朝的时候手里拿的那种小玉片,很多电视剧中也能看得到。

《红楼梦》里《好了歌》注释中有一句话"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说的也是这个东西。

image

古人对"笏"的使用是非常严谨的。

不仅对尺寸有要求,而且还对玉料做了全、龙、瓒、将四个等级划分。

"全"是天子用的,等级最高,是玉中最纯的上等白玉。

image

而其他三种则不同程度地含有一些杂质或者杂色。

比如"龙"和"瓒",规定玉和杂质的比例都是"四玉一石",可理解为纯玉约占80%。

而"将"则是"玉石相半",玉和石各占50%。

image

除了身份之外,场合也十分重要。

我们经常说一句话,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我们对这句话理解的大多是第一层含义,就是君子都会佩玉,基本无故玉不离身。

image

但其实这句话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有故"的时候,玉也是要摘下来的。

通观"三礼",佩玉应总是吉祥的事情。如果在亲丧期间还佩玉,那也属于大逆不道的事。

image

现在,时代进步了,从帝王用玉、宫廷用玉到全民用玉、爱玉,每个人都有了玩玉、爱玉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