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被誉为“独山玉黑白俏色人物雕刻第一人”的张克钊大师从艺20多年来,他的经典乡土体裁作品可分三个系列:老伴系列、俪人系列和童谣系列。老伴系列是张克钊大师以农村相濡以沫的老夫妻为对象,写实表现,细腻刻画,营造敦厚质朴的乡土风情,温情动感的画面常常打动人心,使观者过目难忘。在业界拥有张大师一件“老伴”系列作品,是许多藏家的追捧和心愿。此件《时间都去哪儿了》的作品,就是他老伴系列当中的一件成功之作。玉料选用独山玉中黑白料,两色层次分明,质地细腻温润。整件作品简单大气,线条流畅,刀工朴拙,浑然一体。画面记录了一个冬日的午后,老奶奶拿着剪刀为老伴修剪脚指甲的场景,从青丝如墨,到鬓发似雪,从意气风发,到垂暮之年,老爷爷深情的爱抚着老奶奶的一头银发,感慨道:在一起走过了人生风雨沧桑的漫长道路上,时间都去哪儿了?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局部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局部

  生命西沉,年华易老。世间最美好的爱情不过如此,他们在夕阳的流光里用爱相互搀扶。从两情相悦,到生死相依,两位老人之间简单的动作,犹如夕阳里的恋歌,将繁华看透,将时光坐老。笑容里流露出饱经沧桑的坦然与从容,如此的真实,却又如此的震撼人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张大师用双手为我们雕刻这样一幅温情的场景,纵使时光洗涤,依旧弥新。白发如霜,笑意盈盈,这相扶到老的平淡爱情,不正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向往的吗?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局部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局部

  就作品价值而言,此件作品有两大收藏优势不得不说。第一,独山玉黑白两色常以平行线分布为主,俏色利用多呈上下或前后两色布局,而此件作品在料色上打破了常见分布规律,为创作者制造了难度。黑白两色不仅没在一个水平线,并且相互浸透,大家都知道独山玉人物设计雕刻既要巧妙利用原料色彩,又要考虑人体比例准确和人物动作的协调性。设计师在设计创意和俏色利用上都要兼顾,这极大考验设计师的艺术积淀和艺术把控能力。这件作品我们看到两个人物的脸部和双手,都利用独山玉的白色,特别是老爷爷的俏色处理,双手双腿和脸部都巧妙的取了俏色,达到的用色的最高峰,足以证明大师用色的娴熟和艺术的造诣。第二,张克钊大师老伴系列作品的第一件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动情,为纪念他早逝的母亲而有感创作,多少年来母亲音容笑貌时常存留在他心灵深处,那一件命名为《恩爱百年》的作品当时轰动整个独山玉界,成了张克钊大师的成名之作。随后,他创作第二件“老伴”题材的黑白独山玉作品《最浪漫的事》也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作品同样以“老伴”的互动展现了人世间最浪漫的事,正是牵手一生的风雨真情,是相濡以沫的坎坷往事。那承受过无数风雨的华发苍颜,已变得从容不迫。那怡然自得的背后,是天伦,是亲情,是幸福。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也是他不愿意再去触碰的那一块情感的柔软。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局部

  “老伴”系列是他乡土类作品三大系列当中创作量最少的一项,大约也就有五件作品,此件《时间都去哪儿了》也是张克钊大师自认为最用心、最动情之作。品鉴着这件作品,耳边响起的是那首著名的歌:“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生儿养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作品直达人心底,将父母之爱表达的震撼人心,将这种爱慢慢的流淌,由此可见张大师对爱与生活至诚至真的感悟之情。他曾这样说过:“每创作一件老伴系列的作品,都是触动了内心深处对父母一份感念,是对父母的又一次追忆与思念,时常是潜然泪下把作品雕完。”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背部

  这件作品从用料、用色、艺术刻画、体形大小等皆为佳品,是张克钊大师艺术历程的又一重器,值得收藏。

作品档案

作品名称:《时间都去哪儿了

规格:长50cm宽30cm高40cm

重量:20.08kg

作者:张克钊

创作时间:2018年


image


独山玉《时间都去哪儿了》自然光线下拍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