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香的喜好,正如对美的选择,都是与生俱来的天性。如今市井里满飘着香奈儿香水的味道,在全民痴迷于“流行易逝,风格永存”的西方格调时,中国的香道正以润物细无声之势抽芽柳舞。

image

▲点点梅花,一缕清香。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神农尝百草,辨识百草香;先民驱虫疫,屡屡起烟霞。”中国的香文化肇始于神农时期。宋代丁谓所著《天香传》云:“香之为用,从上古矣。所以奉神明,可以达蠲洁。”上古时期,人们就已经用香来供奉神明、辟秽清洁。人类对香的喜好一如对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推崇。人之初、性本善,对美好事物的选择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天性。

image

宋元以来,品香与斗茶、插花、挂画并称为上流社会优雅生活怡情养性的“四般闲事”。由于士大夫对物质与精神生活的追求,且着力从精神层面倡导与引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琴棋书画以及美食、美酒、香茶都完成了奠定,呈现出博大恢弘的态势,熏香至此也成为了一门高雅的艺术。达官贵人、文人骚客莫不品茗识香,并制定出最初的仪式。

image

▲喜见香云

香具在这种人们对艺术与人生的碰撞下逐渐展露出自己独特的魅力。黄金有价,玉无价。玩香毕竟奢靡,玉料用来制作香具可见文人对艺术的尊重。用来制作香具的玉质必然都有一种:漫步于红尘一隅,静观流云飞雨,细数陌上落英,轻抚一窗清风,暗藏两袖盈香的气息。玉质香具作为冉冉升起的秀点,在缥缈的香雾间潋滟清欢,流年凝香……

image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

制作香插的玉料往往是那些个性十足、长相特别的料,它们能赋予创作者非凡的灵感。玉雕大师们一般喜随形就势,俏色巧琢,虽无大气磅礴之美,却意境深远,引无限遐思。

image

▲莲,花之君子者也。这样素雅的香插置于一室之中,也是沉心静气之物!

简素并不简单,闲逸却也精巧。相比别的玉器,香插自带一段风雅,盈盈一方托于掌上,看到的不仅是一种心情,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image

静室之中,或独坐,或与二三知己对坐,燃一鼎清香于玉香插中,在或梦幻或云烟袅袅的升腾间,沉醉于“云在青天水在瓶”的淡泊高远,涤荡红尘,安然自在。见青烟袅袅,神思也随之清逸灵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