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江南水乡是历代文人向往的地方,也是历代雅士云集之地。江南的风拂动着文人的文思,江南的水浸润着雅士的心怀,他们吟咏的篇章像江南的风和水一样温婉,润泽着一张张泛黄的史页,润泽着一代代人的梦境。

镇平一高对面有一个玉雕大师创意苑,是园林文化与美玉文化巧妙融合的典范,被当地人称为“镇平的小江南”。构筑大师苑的砖瓦来自于江南,建造大师苑的工匠来自于江南,大师苑内栽植的部分苗木也来自于江南……被曲水环抱着的亭台楼榭、花窗影壁和绿树修竹共同演绎出了浓郁的江南风情。轩窗听雨,能获园林之乐;画廊煮茶,可得山水之趣。

image

清幽之地住着清雅之人。

大师苑内有一个玉神苑,玉神苑的展厅内陈列着美玉,这些美玉是用南阳的独山玉料雕琢而成的,出自于斩获过国家级大奖的玉雕大师之手,把那些玉雕大师组建成一个团队的是刘晓强,他就是玉神苑的主人。

要想了解一个人,只需要在他家的院子里转一圈,便可以从宅院的气韵看清这个人的气韵。一带绿水勾画出了玉神苑的轮廓,玉神苑内的曲径边香樟与红枫并存,奇石与花木相依,墙角种着几丛绿竹,陶缸里栽着石榴树,瓷盆里种着兰花草。假山旁边长着一丛酸枣树,树龄已有三四年。闲聊之时,刘晓强告诉我,假山建造完毕,居然自行长出了一棵酸枣树苗,顺应着天时越长越旺,从一棵变成了一丛,年年春夏都会萌发出几分葱郁的山野之趣,每年金秋总会结出一枚枚酸甜的山野之味。冥冥之中的这种安排没什么不妥之处,恰恰是这份安排让我学会了顺应,学会了在顺应之中参悟琢玉之道。

一个懂得顺应的人就是清逸之人,一个懂得顺应的琢玉大师就是清雅之人。

image

清雅之人的梦是清瘦的,是清奇的,也是清丽的。

刘晓强在石佛寺上高中的时候,就组建了一个团队,成立了伏牛山文学社,编印了文学小报《木鱼石》,当年的《南阳日报》曾报道过刘晓强和他们的《木鱼石》。那会儿,刘晓强的梦是清瘦的。

高中毕业后,编印《木鱼石》的刘晓强成了一个琢玉的学徒,不知道这是一种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独玉作为四大名玉之一,却没有获得应有的认可度,让他寝不安席;独玉作品粗制滥造者居多,是对独玉玉料的浪费,让他食不甘味。他要为独玉争一口气,为此,他创建了玉神公司,把独玉的研究、雕刻、推广当成了已任。那时,刘晓强的梦是清奇的。

在长期创作实践中,刘晓强率先确立了“顺色立意,依形就势”的独山玉雕刻艺术理论,培养了一大批独山玉雕刻人才,创作出大量经典作品,,成就了多位国家级玉雕大师,让玉神成了独玉雕刻的领军企业,让玉神苑成了一个让人神往的地方。如今,刘晓强的梦是清丽的。


image


一个细雨迷蒙的秋日,刘晓强说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推介独山玉,弘扬玉文化。这个梦是清纯的,也是清秀的,是引人入胜的;这个梦是清香的,也是清远的,是让人崇敬的。一天又一天把根越扎越深,才能让梦想更加繁茂;一年又一年萌发,才能让梦想演绎出奇光异彩。也许过不了几年,刘晓强的梦想就能再次绽放在玉神苑,绽放成一片妖娆的花海。


作者简介:

    郭成志,男,生于1977年,河南省镇平县人,任教于镇平县一所偏远的农村小学。南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散文集《抚梦而歌》《长满青苔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