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雕玉人

殷商时期玉器最具收藏价值的造型就是圆雕人物。殷商时期圆雕玉人物的主要造型特征有下面4各方面:

跪姿。殷商玉人物多呈长跪姿势,两手扶膝,臀部叠压在小腿上,脚掌竖直朝后,脚趾与脚掌形成约90°夹角着地(图1)。在殷商甲骨文字中,有一种表示“人”字形的写法就是这样,譬如图2是“女”字,形象地记录了殷商时期的长跪是社会最普通的坐席习惯,现在的日本人还保留着跪坐习惯,只不过脚掌不再垂直向后。除跪姿外,殷墟妇好墓也出土了一对站姿玉人,就更少见了。


image


图1 跪姿圆雕玉人


image


图2 甲骨文“女”

脸型和发型。殷墟妇好墓出土玉人物大都是扁平脸、短发下垂、宽鼻翼、矮鼻梁、嘴大而前凸(图3、图4)。这与新石器时期凌家滩文化的玉人物脸造型(图5)相比较,就可以大致得到殷商玉人物开脸脸形的鉴定特征。用我们现在的审美眼光来看,妇好墓出土的玉人物一点都不美,这样的开脸除了有可能就是当时中原人的基本脸型以外,也不能排除当时社会就是以这样的相貌为美。


image


图3 妇好墓出土玉人


image


图4 妇好墓出土玉人


image


图5 凌家滩文化玉人

眼睛。殷商玉器中人物、动物眼睛的主要造型很像甲骨文“臣”字的字形(图6),所以俗称“臣字眼”。在商代玉器中,除了鱼类、禽类以外,人、动物以及神人、神兽,基本上都使用横置的甲骨文“臣”字作为眼型。“臣”字的横置方向规律是,“臣”字的底部一定要分别朝向脸的中间。臣字眼一直延续到西周早期,早期偏后就迅速消失了。


image


图6 甲骨文“臣”

在殷商玉器中,人、动物和神造型,在眼的设计上有时很难截然区分,基本没有差别。殷墟妇好墓中出土玉人物(图7)与玉熊的(图8)眼睛,眼型都是典型的“臣”字。除了“臣”字眼以外,殷商玉人物还有其他的眼型出现,譬如殷墟妇好墓出土的另一件玉人物,眼睛就是隐起的椭圆形。


image


图7 玉人眼睛


image


图8 玉熊眼睛

殷商时期折铁线的主要表现是粗犷而肥大,但是用于“臣”字眼,则表现出粗中有细的那种细腻情趣。譬如图8,折铁线所表现出来的琢刻动作非常精密,同时又不失原有的粗犷,非常值得玩味。

附属构件。在有些玉人物的后腰处,有一条横向直出的长柄,目前尚未得知长柄的作用。不过带有长柄的玉人物,一定是殷商很高级别大墓中的出土器。因为制作那一节长柄,需耗费巨大人力物力,只有高级别人物才有能力承担。

圆雕玉人物造型基本上都写实。而神人面,片状玉人物的设计则趋于抽象。

神人面

殷商时期片状玉人物常见的造型,是在头顶上雕有约占整体长度1/4的峨冠,眼型有“臣”字形、椭圆形和长方形三种,身体蜷缩、双手前揖呈跪姿。商代的片状玉人物佩很少有减地浮雕工艺出现,多是用双阴线勾成轮廓,有些夹杂着无意识的撤刀法,以使其图案线条厚实而立体。

国家博物馆藏殷商时期片状玉人物佩(图9),有着高大的、饰有扉牙的峨冠,侧脸,“臣”字眼,耳朵向后,位置突出,下身呈变形的跪姿。从整体上看,这件人物佩已经开始了由人向神的抽象化设计过渡。



image



图9 片状玉人物佩

神人面(图10)最具特征的是两侧宽大而上卷的鼻翼和巨口与板状獠牙。夸张力度最大、最能产生震慑作用的,就是巨口与板状獠牙。神人的两个嘴角呈直线向上吊起,中间排满了方正硕大的巨齿。在古人的概念中,对人类伤害最大的,莫过于动物的牙齿,所以设计者想尽办法通过夸张变形的手法,把牙齿的威慑作用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用以作为神祇对人绝对统治的象征。这种长有阔口巨齿的神人面形,又被称为“饕餮纹”。所谓“饕餮”,就是传说中的一种贪吃的怪兽,嘴大而牙利,是经常出现的一种骇人的动物造型。在殷商神人玉器的设计中,神人面的五官都具备,只是对嘴进行了重力的夸张,以显示“神”的威力,但基本的造型还是人。


image


图10 神人面线图

殷商时期还有另一路简约造型的神人面,只抓取了眼与鼻的突出设计而舍弃了其他部位,主要效果就是突出眼睛。这种局部造型的方法来源于石家河文化的玉器设计。石家河玉器比较常见的动物造型设计,就是通过对五官设计的某些造型改变,来完成在窄小的玉料上精准刻画的目的。图11就是天门萧家屋脊遗址出土的一件石家河文化玉虎首,设计上夸张了两个虎耳、突出了虎眼,省略了鼻、口,这种造型是史前古玉设计中很独特的一种。


image


图11 石家河文化玉虎首

图12是一件出土于妇好墓的玉神人面,比例极度夸张的“臣”字形眼睛占据了大片的中心面积,鼻子被挤在了最下沿,这种设计上承石家河文化造型因素非常明显,而又被之后的春秋玉器设计所直接继承。这种类型的神人面设计,是对必须具有的、不可或缺的人面构成元素的简化。


image


图12 玉神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