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玉雕创作而言,材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不仅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问题,它直接关系着创作本身,从题材内容到工艺要求,再到表现手法,无不与材质有关。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材质的价格波动甚至影响着行业的发展走向。在玉雕创作的语境下,每一种材质皆是不同属性的结合,包括自然属性、文化属性及商业属性等,这种结合构成了每种材质独一无二的特性。


从事雕刻艺术二十多年,我从木雕进入玉雕,对两个雕刻领域所涉及到的材质皆有多年的研究,在进入玉雕领域后,我尝试过包括黄蜡石、白玉、绿松石、玛瑙、水晶等材质,在对各种材质有了深入了解之后,水晶的特性越发吸引我。 

与很多材质相比,水晶没有绚丽夺目的色彩,材质本身的感染力要稍逊一筹,而且水晶质地硬且脆,雕刻时容易崩边、断裂,又因为通体透明,作品瑕疵一览无余。因此,水晶对雕刻工艺有着极高的要求,但是,水晶的魅力也正在于此,它的澄净、透明令其散发出高洁出尘的气质与沉静内敛的意蕴。在水晶中我们时常能看到罕见的奇景,从宇宙星空到浩瀚大漠,甚至日常生活中的场景,皆有呈现,似乎水晶中存在着另一个并行的世界,似远似近,无限神秘又充满意趣,这是其他材质所没有的。

如今,众多材质价格高涨,创作成本一路上扬,在如此的现实压力下,创作者在雕刻过程中必然会顾虑材质本身的价值,这对创作不可谓不是一种束缚。与之相比,水晶的成本相对较低,创作者无论在设计构思还是雕刻过程中都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水晶从一块原石到一件作品,最终所能达到的艺术效果和市场价值是不可预估的,它所带给你的惊喜与回报,更多的取决于创作者赋予它的工艺与艺术价值,这是对创作者的考验,而这种考验是极具吸引力的。

在我的水晶创作中,我将水晶的自然特性与佛教题材相结合,令前者的自然美感与后者的精神意蕴彼此融合,互为彰显。在我看来,水晶的通透正应和了佛家“无”的概念,而创作既是作品从无到有的过程,又是创作者自身从有到无的过程,当创作达到忘我之境时,作品的动人之处才逐渐展露。这是水晶雕刻带给我的创作体验。

 

水晶有其独特的魅力,每一种材质皆有其与众不同之处,在创作者眼中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要做的是发掘不同材质的美感,并找到适合的表现手法与雕刻语言,丰富其文化与艺术价值,进而展示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