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张少康作品《击鼓童子》

一叶渔船两小童,

收篙停棹坐船中。

怪生无雨都张伞,

不是遮头是使风。

南宋诗人杨万里闲来一瞥,恰遇童子之乐,于是便有了这首诗,以感怀童趣。

image

image

◆ 张少康作品《击鼓童子》

从古至今,童子的聪明和童真稚气一直深受文人墨客的喜爱。不仅如此,在玉雕题材中,童子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image

image

◆ 张少康作品《击鼓童子》

张少康的《击鼓童子》,便是诚邀童子入玉。作品原料选用优等碧玉,颜色艳丽诱人,玉质细腻温润。慧思俏设一番之后,童子自碧玉中而生。

image

◆ 张少康作品《击鼓童子》

玉上童子,彩带飘飘,衣饰鲜明。左手拿鼓槌,右手抱小鼓,嬉笑颜开,惟妙惟肖,线条感极强。腿部虚化,虚实结合,有不倒翁之韵,大方简约,极富立体感。

image

image

◆ 张少康作品《击鼓童子》

作者以圆雕之法,寥寥数笔便将童子憨实可爱的神情、质朴讨巧的形象刻画入微,并与下半部分虚化形成鲜明的对比。如此设计,意趣无穷,耐人寻味。

image

image

◆ 张少康作品《击鼓童子》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童子有着很多的寓意。如“吉祥如意”、“招财纳福”、“返璞归真”等等。可以说,小小童子,不仅有朴质无邪、坦荡自然的返璞归真之乐,还有生活美满如意、太平盛世吉祥之征。

image

◆ 张少康作品《击鼓童子》

“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不解藏踪迹,浮萍一道开。”有一童子,入玉击鼓,形神具备,活泼可爱。既有生动之韵,又有写实之风;既传承了古代的文化底蕴,又结合现代元素。充满意趣,足以情动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