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玉雕师多关注自己的内心,真正去做玉雕创作,出与众不同的东西,呈现出不同的玉雕艺术面貌。】

从业这么多年,我一直潜心创作,今天借这个机会把我从业过程中的一些体会分享一下,和大家一起交流。我分享是主题是设计创新与原材料这一块儿,我定了《正视存在,忠实于内心》的题目。在开始之前,我感觉有必要先把概念厘清楚,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关于原材料、关于创新

第一个是关于原材料的,原材料在艺术创作中主要以两种状态存在,一种是作为工艺品基材存在,这是针对的工艺品而言;另一种是作为创造介质存在,把原材料作为创作的介质,这属于纯创作范畴。我认为,在讲述开始之前,有必要先把这两个概念弄清楚。概念是方向,概念弄不清,有些事情就说不明白。

image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创新,大家现在都在提创新,万众创新大众创业。我认为创新的概念是事物在完善过程中有别于以前的阶段性成效。创新不应该是目的,现在大家都在搞创新,这已经陷入了为创新而创新的怪圈。其实,玉雕创作一直提倡创新这个概念,我本人并不认同,也许看法比较肤浅,但毕竟是做创作,创作一定得有所思考。创新不是我们追求的终极目的,而是我们在追求不断完善的过程中,有别于前一阶段的外在呈现形式,它是自然而然的东西,不是我们要去刻意追求的东西。


 

材料存在与合理性的正视

今天谈一谈纯玉雕创作这一块,玉雕创作为什么要原材料存在的合理性的正视,因为这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玉雕创作是有别于其他艺术门类创作,因为其他艺术门类的创作路径与玉雕创作路径是相反的。别的艺术门类的创作是艺术家突然有了一个强烈的创作的冲动,他想表达内心想表达的东西,他价值观追求的东西。在此情境下,这种强烈的表达意向产生的时候,下一个阶段他就是要寻找想表达的主题,合适的表达方式,比如说油画,版画,雕塑,中国画,书法等等,了之后再去做技术配合,最后是作品产生,这类艺术创作是以人为主的。但玉雕创作,其路径正好相反,材质才是第一名的。如果说玉雕创作不是材质是第一位的话,那为什么还叫玉雕呢?我认为玉雕正是因为创作路径不同,才区别于其他艺术门类的创作。基于这一点,我也谈谈我对于原材料的看法。

image

材料存在合理性的正视,我是受一故事的启发。有一次,我和我女儿在南阳的一个咖啡店聊天,过程中她翻看一服装杂志指着一款服装说设计不好。原来,当时广东流行着一种服装材质叫凉绸,材质呈棕红色,华贵且松软,设计师拿这种材料设计了一款类似中山装呈现庄重感的服饰,设计师拿松软的凉绸来呈现庄重的效果自然不合适,我也是受此启发,才考虑到玉雕创作材料介质合理的问题。

创意——内心的价值诉求

每一种材质都有其独特的性格和气质,设计什么作品,他的创作方向应该与材质特性紧密相连。材质的形状、表面的肌理、断口、存在状态、所呈现的信息,它都有明确的性格呈现。对于玉雕纯艺术创作而言,一个玉雕师往往都是看到材质的时候,你读懂了材质所呈现给你的性格和气质,这个时候就有可能会产生一个强烈的创作冲动。创作冲动产生的时候,你就可以寻找创作主题,创作方向。为了表达你想创作的作品,作品会以你想要的画面效果形式呈现。这种画面效果的呈现,往往是一种气氛的表达,气氛的呈现是材质基于技术的配合,技术的配合依赖于人对工具的控制。

image

《都在风口上》.王志戈作品
一个玉雕作品的完成路径是这样完成的,我想包括咱们独山玉在内的不同材质,其创作路径大同小异。前段玉雕时间的时候,我创作了一件作品《都在风口上》,一个艺术家关注当下也很有必要,当下的热点恰恰是产品销售可以依仗的一个很重要热点。倘若我们玉雕师都固守在工作室内,创造我们自认为好的作品,那产品与市场的需求是否配套,走向是否一致,作品是否实销对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玉雕师对当下热点的关注,对市场走向的关注,作品《都在风口上》来源于小米 CEO雷军的“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的流行语。作品的作者按照这句话,创造了一只带翅膀的小猪,我还在雷军名言的后面又加了一句话,“但是猪如果能长只小翅膀,他会飞得更好”。

创作方向的寻找及合理准确的表达

当时我看了这个作品,我有自己的想法,就算这只猪没有翅膀也可以飞起来,主要这个创作者精神和思想是自由的,它仍然可以飞得很高。所以当时我接触了一批独山玉,用黑色的独山玉做了一匹马,用南红做了一只猪,用一个蛋白石做了一只羊,这个作品我用不同材质的不同颜色借助有机玻璃,用雕塑和装置结合的方法来展示,当时创作的时候,一个老师提出“展示这只马可否与这只猪相呼应的展示是否更生动?”的建议,当然我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我对这位老师的建议表示感谢,当然我是有自己的考虑,我想生活中大家奋不顾身立足前行的时候,这种追求很神圣很高贵。很神圣很高贵的东西,我想把情节性的东西去掉,去情节性,这样表达显得更纯粹些。这个作品从经济价值上来说并不值钱,但是展示的时候效果还是不错,湖北一老兄一电话直催着要,出价也合适,但是当时我还觉得马做的还不是很完整,我想等马做好了再给他,我想这是作为一个玉雕人应该有的自尊。

image

《菩提树下》.王志戈作品
一个玉雕师强烈的内心表达,强烈的表达欲望,你想表达什么?我想玉雕创作是一种很纯粹创作、很强烈的东西。前面我提到的是创作路径的问题,接下来是创作方向的寻找及合理准确的表达,如果大家都把个性化东西表达出来,包括表达方式,技术配合,对工具的合理运用,题材的选择,给当下热点的关注,这些都是属于个性化纯创作的范畴,纯创作东西必然会产生另外的结果。

作品——差异化的必然结果

作品差异化的必然结果,现在市场上产品滞销,最主要的问题是题材撞车,产品没有造成强烈的差异化,其实差异化是作品可以卖出去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如果一个玉雕师能做到这一点,一定能产生好的结果。有一句话讲“1000 个真正的演员,会呈现 1000 个不同的哈姆雷特”,希望我们每个玉雕师都是真正的演员,不要考虑过多的东西,考虑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往前走一步。

image

《地藏王》.王志戈作品
一花开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希望每一个玉雕师多关注自己的内心,真正去做玉雕创作,出与众不同的东西,呈现出不同的玉雕艺术面貌。技术上玉雕作品不会同质化,让玉雕受众有更多的选择的可能性,让市场真正丰富多彩起来,繁荣起来。希望每一个玉雕人,做好自己真正想做的东西,让自己内心得到满足的同时,也为玉雕的繁荣作出贡献。

image

王志戈

毕业于南阳理工学院美术系

河南美术家协会会员

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

从事雕塑与玉雕艺术创作与教学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