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左右的中国当代玉雕界处在“鸿蒙初开”的状态:从国营玉雕厂到个人工作室、从仿古到开创个人风格……在这样的巨大变革中产生了很多问题,最严重的就是作品质量与从业人员的良莠不齐。

彼时,刚刚上任中宝协玉石分会秘书长的奥岩先生认为推动当代玉雕健康发展的当务之急,是为整个行业确立正确的发展方向:通过奖项的方式树立“标杆”,并且应该“一手立作品、一手立作者”。就这样,“中国玉石雕刻作品天工奖”与“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称号评选”相继诞生了。从2002年至今,“天工奖”作为当代玉雕领域的标杆性奖项,已经走过了17个年头。

image

历年《“天工奖”典藏集》

2019年“天工奖”即将于9月中旬开启报名。值此之际,我们奉上奥岩先生为《2018“天工奖”典藏集》所作前言,了解他作为创始人走到今天是如何看待、解读当前形势下“天工奖”在行业中的角色与作用。

image

image

如何看懂“天工奖”

——《2018“天工奖”典藏集》前言

“天工奖”从2002年起创办至今已有十七年了,纵观其发展历程,可以明显感受到她的成长与变化,尤其在行业环境迅速变化的今天,“天工奖”呈现出越来越多的时代特点。

在2018年“天工奖”的参赛作品中,这些特点表现得尤为明显。首先,材质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玉石品种,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多样的材质,对不同材质的解读也愈趋成熟;其次,题材内容更加丰富,从传统到现代,可以看到创作者们在现代环境下对传统艺术的思考与探索;再次,表现手法不再拘泥于原有的技法,而是更多地采用创新的技法,充满了创意性的表达;此外,创作者渐趋年轻化、非知名化、地域广泛化,参赛作品品类多样、覆盖面广,在全面展现当代玉雕技艺的同时,也展现出全国玉雕行业的发展现状。

面对这些变化,观众给予了褒贬不一的评价,一些观众对于获奖作品中传统玉石品种占比下降、名家大师作品减少等现象表示疑惑与不适,对“天工奖”涌现出的新的趋势与审美体验感到陌生与茫然。对此我们不难发现,如今仍有很多观众对“天工奖”、对玉雕行业和玉雕艺术抱持着传统印象。面对新的变化趋势,仍然以传统的审美观念与评价标准去欣赏、审视,所以产生了各种不适。

“天工奖”是玉雕行业的专业奖项,它是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也是一面镜子,大到行业发展的兴衰起伏,小到具体环节的种种问题都会集中呈现于“天工奖”。时代在变化,行业在发展,扎根于行业的“天工奖”注定不会墨守成规、一成不变,它是一个公平而公正的平台,它的存在对于时代的意义便是如实地呈现与记录。那么,作为观众的我们,时至今日是不是也要与时俱进,改变一下传统的思维与视角,甚至是审美,以此来看待这些“全新”的参赛作品。时代如潮涌,传统艺术在不断接受着新的刺激,从而爆发出新的生命力,当我们尝试着以开放包容的态度、宽广多元的格局和历史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天工奖”作品时,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时代的脚步从不停歇,“天工奖”成长的步伐也将继续,无论时代与行业如何变化,“天工奖”立足行业、服务行业的宗旨是不会变的,这也决定了它一贯所秉持的公正、专业、公益、严肃、包容的格局。置身于时代发展的大潮中,既要有所坚持,又要有所改变。我们希望与大家共同努力,一起成长进步,不仅要看懂“天工奖”的每件参赛作品,更要看懂“天工奖”作品背后的行业发展趋势与方向,以及行业发展的动力所在。

奥岩

2018.12.2

image

2018“天工奖”专家评奖现场

image

金奖作品台山玉《四渡赤水》

作者:林文乐

image

金奖作品翡翠《佛陀圣迹》局部

作者:刘东 李拥军

image

金奖作品和田玉《大汉风韵》作者:俞艇

image

金奖作品翡翠《太平盛世(三件套)》

作者:蔚长海

image

金奖作品 和田玉《富春山居》

作者:庞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