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家都听到了这个好消息~

2019年7月6日,在阿塞拜疆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3届会议上,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5项世界遗产。

目前,我国已经成为拥有世界遗产数量最多的国家,灿烂的中华文明让每一寸土地都荣耀满满。

image

良渚古城遗址俯瞰

01、玉器工艺已达中国史前文明巅峰

季羡林先生说:“如果用一种物质来代表中国文化,那就是玉。”

良渚玉器的出土与传世,几千年来未曾间断。最早也许可以上溯到殷商时期的古蜀国。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一件玉琮,从形制与雕工看,无疑是4000多年前良渚人的作品。

image

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十节青玉琮

良渚文化是中国史前时期最为灿烂的文化瑰宝之一,以玉器为代表的出土物是良渚古城遗产价值的重要承载要素。良渚文化玉器以其数量之多,品类之丰,雕琢之精,达到了中国史前玉器文化的巅峰。

image

瑶山祭坛遗址顶面遗迹

image

反山遗址发掘现场

image

上海博物馆万师傅在拓印出土玉器

玉琮是良渚文化中最常见的玉器,内圆外方,大小高低不一,其中的玉琮王高8.9厘米,琮体四面雕刻有8个类似图腾的神人兽面纹,它是用来祭祀的礼器,蕴含了与神灵沟通的神圣意义。

虽说在玉器制造工艺上,红山文化、凌家滩文化、良渚文化一脉相承,但良渚文化已达到中国史前文化的高峰,有的花纹只有0.1毫米宽,像头发丝那么细,以当时的社会生产力水平是如何完成这项工艺的,至今仍是个谜。

image

反山M12玉琮王

从出土的玉器来看,良渚人已经掌握了线切割的方式——用麻绳加上沙子和水来切割玉器,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原料的浪费,切割下来的边角料还可以做别的饰品等,就是太浪费时间和人力!即便在现代,雕刻一件精美的玉器,需要经过选料、设计、画图、琢磨、抛光等多道工序,往往需要半年时间才能完成,而史前人类在没有金属工具的情况下,制作一件玉器所耗费的精力,可想而知。

image

玉璧

image

龙纹镯

良渚国王和权贵通过一整套标识身份的成组玉礼器及其背后的礼仪制度,达到对神权的控制,从而完成对王权、军权和财权的垄断。以大量玉礼器随葬的良渚文化大墓,集中体现了王者的高贵以及男女贵族的分工。良渚文化所创造的玉礼器系统以及治国理念,也被后世的中华文明吸收与发展。

image

玉璜串

image

三叉形饰

02、中国人之爱玉

清·乾隆皇帝喜好古物,清宫中收藏了大量的古玉。其中有良渚文化的玉琮、玉璜、三叉形器等玉器。乾隆皇帝还常常为新获得的玉器赋诗作文。从其诗文的内容看,玉琮当时被认作是古代扛夫抬举辇车或乐鼓所用的“杠头”装饰。

2008年北京奥运会奖牌金镶玉的设计,是一百多年的奥运历史上真正意义的创造革新,让世界各国对中国的了解和认识有了全新的解读,使中国玉文化得到了广泛传播。

2017年在CCTV《国家宝藏》第一季节目中,浙江省博物馆选送的国宝就是一块于反山墓地发掘的玉琮,其上刻有良渚文化的标志性纹样“神人兽面”图案。

image

2008年北京奥运会奖牌/《国家宝藏》浙江博物选送国宝

03、连通“玉石之路”

中国有玉石之国的美誉,它是中国的宝石,中国是玉文化的起源,玉是中国文化的载体。玉文化是我国的一种特殊的文化类型,从古至今它都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玉文化随时代发展不断有着新的内涵和时代感,成了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部分,它随时而变,在新的起点必将有更新的内涵,融入在生活的各个方面。

image

出土玉器

image

龙纹管

丝绸之路是世界了解中国的桥梁,古丝绸之路更是中华民族的美玉之路。西方人自古就艳羡来自中国的丝绸,而中原人则自古就喜欢产自新疆的和田美玉,在这条连接着欧亚大陆两端的东西方大通道上、在中原人眼中,西去之路被称为“美玉之路”或许更为准确,“玉石之路”是中华文明特有的文化资源,其深厚的历史文化蕴涵以及可探讨和可持久开发的文化附加值是不可估量的。

弘扬中国玉文化是我们不遗余力的方向,在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之际,我们希望联合更多的玉文化爱好者,在一带一路连通世界的今天,让世界通过玉石来解读中国,希望发扬玉文化的精神,让玉文化的核心价值得到世界认可。并希望中国的玉文化能够对中国经济向外拓展起到一定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