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李佳—沉思罗汉

玉雕作品中,罗汉题材的应用十分广泛,最广为熟知的就是降龙、伏虎。

在佛教教义中罗汉形态各异,各司其职,为佛陀得道弟子修证的最高果位。

image

罗汉虽为神佛,但形象朴实粗犷,一般都是出家的比丘相。

头无须发,身披袈裟,全身没有任何装饰,常给人深邃心安、自由自在的感觉。

image

这次玉雕师以老熟的黄沁为材,创作的名为沉思罗汉作品,虽为传统题材。

但经过巧妙的设计,结合特殊的玉质、皮色,依然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image

作品取材于黄沁籽料,玉型饱满圆润,细度打灯微见结构,皮色老熟浑厚,沁色深入玉质,

image

背面有一块疏朗的润白,油润十足,白度甚至可达羊脂级。强烈的颜色对比,极富表现力。

但美玉无瑕,尤其是黄沁籽料,或多或少都有些瑕疵。

image

这块黄沁也不例外,表面生有几处黑点、一处石僵。

整体来看原石充满着岁月的厚重感,流露出自然雕琢的痕迹,温润内敛的光泽。

image

罗汉面部遍布深深浅浅的皱纹,显露着岁月的沧桑感,又仿佛讲述着哲思佛理。

半睁的双眼、结合皱起的眉头犹如陷入在千丝万缕的禅思里。

image

罗汉微抿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犹如陶醉在顿悟的欣喜中。

细细勾画的胡须蜷卷起如意的形状,使得罗汉平易近人的形象更为鲜明。

image

作品背后一抹白色雕刻正在冒着烟云的葫芦,增添作品神秘奇幻的色彩,葫芦谐音“福禄”赋予作品吉祥美好的寓意。

厚重的籽料和深邃的罗汉,可谓是相得益彰。

作品既恰到好处的展现出籽料的自然特性,又塑造出生动的罗汉形象。

image

雕刻上多用浮雕工艺,布局疏朗、层次分明,线条细腻流畅,面部比例协调,罗汉深沉的表情,富有感染力。

整体观之作品从确定题材、再到潜心雕刻,是玉与艺的融合,也是玉雕师经验和创意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