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如今的和田玉市场,近一年的时间,和田玉行业从急速行驶转而成为紧急刹车状态,高端玉料各玉商皆惜之若宝,低端产品则一降再降仍少人问津,面对沸沸扬扬的“和田玉崩盘说”,大家都很疑惑:和田玉行业的未来到底在哪儿?将会呈现怎样的发展趋势?

image

有多少撑不住的老行家

犹豫再三,开了十年玉器店的章青峰最终决定放弃去年在三亚预订的商品房。

“如今日子不好过,不敢轻易动卡上的钱。”章青峰如是说,他毫不隐讳自己花钱变得抠门的原因:“年初开始玉石生意变得冷清,多数老顾客都不再出手买货,新顾客更是难觅踪影,七个月的销售额才一百万元左右。”

image

生意好的时候,章青峰花一百多万元在首府买了套150平方米的房子,给老婆买辆30多万元的车就像玩儿似的”。那时候出来个好东西同时会有三四个顾客追着买,半年两千多万元的销售额,让人感觉口袋啥时都有钱。

“往年最好的单趟收入就能达到二三百万元”。可今年王兴福先后到北京、上海、青岛等地参加玉器行业展销会的总销售额才50万元左右。

image

投资千万的行业

如今的玉石行业是个‘有钱’的行业,近两年新入行的商户,投入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根本没什么竞争力。 一些老玉商之所以能扛得住,是因为有前几年积累下来的家底做后盾。

2000年时,在首府开一家不错的玉店只需五六万元;

2005年,投资二三十万元开家玉店只能说明实力“一般”;

2011年,开家稍微上档次的玉器店少则两三百万元,多则数千万元。

image

资金链断裂而被四处追债

玉石行业的资金渠道很窄,买卖玉石都用真金白银,叫价千万元就真得掏千万现金,不可能利用什么金融杠杆。且行业资金回笼慢,比如一个贵重的摆件资金周期起码在3-6个月。

image

但在这个周期里,无论购买玉石原料、制作玉器,还是销售玉器等环节都需要充裕的资金作为支撑,一个环节卡壳,其影响力立马显现。” 今年不景气时有个别老玉商因资金链断裂而被四处追债。

image

嗅觉灵敏的小玉器店

玉石行业的资金渠道很窄,买卖玉石都用真金白银,叫价千万元。

去年玉石销售高峰期,一些玉商预付30%-50%的定金从原料商处大量预支原料,把部分玉石抵押给银行和典当行,部分玉石送往内地知名玉雕大师处雕刻,几个月后再把雕刻好的玉石销售后付给原料商,并赎回抵押品。

image

“这一方面和一些玉商冒进有关。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从去年年底开始和田玉市场的低迷加快了这些问题凸显的速度。”有业内人士表示。

image

和田玉销量大幅锐减直接影响到其价格。小玉器店感受价格的嗅觉最灵敏。在华凌一间20多平方米的小作坊里,从事玉器加工已有10个年头的张华清指着一堆青海料说,市场行情好的时候,白小玉器店感受价格的嗅觉最灵敏。

image

在华凌一间20多平方米的小作坊里,从事玉器加工已有10个年头的张华清指着一堆青海料说,市场行情好的时候,白玉每公斤进价在上万元,泛青玉也要两三千元;现在泛青玉跌至1000元,甚至几百元就能买到。

image

实际上,像章青峰、王兴福这些老玉商多多少少还有些生意做,而入行一年多的玉商李昌平就没那么幸运了,不久他的店铺已关门歇业。

满怀期待,铩羽而归

那时和田玉高高在上的价格带来的巨大利润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李昌平也是其中的一员,他是2011年元月从服装行业冲进玉市场的。

“初入市场时正赶上好时机,开张头一个月,去掉成本开销,赚了一万多元。”李昌平说,那样的好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自己就感觉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大半年了,我总共卖了不到两万块钱,连每月的费用都维持不了。没办法,只能把店转租了”。

image

“柜台转让”、“此店转租”,在首府明珠、鲤鱼山、新疆民街等玉器城走访不难发现,去年此时尚满满当当的玉器城如今冷冷清清,除了零零散散打牌、下棋、上网的商户外,20%左右的店面和柜台已人去柜空。

image

“撑不住的多是近几年从其他行业转入玉石行业、经营较低端产品的新手。”新疆珠宝商会秘书长王建生表示,“好料进不起,差货卖不掉,成本利润倒挂,资金周转困难”是诸如李昌平这些新入行商户撑不住的主要原因。

image

对此,李昌平比较认同。他说,新手的尴尬是:高端货动辄一克以万元计,进不起;中低玉器再三降价打折,没人要。此外,手里的不少东西又多是在“玉价暴涨”的高峰阶段入手的,便宜了不能出手,贵了又卖不掉,几十万元的玉器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地被囤积着,店面租金、人员工资等每月都要付六七千元……几个月下来,只能关门走人。

image

好料都被锁进保险柜了

2006年以来,和田玉价格年均保持30%-50%的增长;到了2011年,50%的涨幅还只是一般玉石的价格,高端籽料的价格翻倍涨。

然而经常在首府各大玉器城转悠的玉石藏家王忠发现,如今在明亮的白炽灯下,各家玉店柜台里羊脂籽料的精品玉器稀少。“好的都被锁进保险柜了。”无论和田玉现在是有价无市还是面临崩盘,当前玉商和藏家对高端籽料均惜玉若宝。

image

“高端籽料虽然没了去年狂涨的态势,但坚挺依然,想捡漏几乎不可能。”新疆南门和田玉交易中心玉商彭冰说,自己近日想从一位原料供应商手中购买一块重达98克的红皮籽料,价格拉锯了近半个月,对方120万元的开价仍无松动迹象,这个价格相当于去年同期价格。

image

“主要是现在市面上流通的和田玉籽料越来越少。”几乎所有玉商都看好高端籽料的后市,自从玉龙喀什河2007年被限制开采以来,籽料价格疯涨,市场上充斥着籽玉将绝迹的消息,今年和田政府更是下达全面禁采通知。

image

“这两年大量籽料都囤积在国内一些巨商或投资商手中。”中国一半的籽料可能都藏在各个保险柜里,等待升值。

这一说法并不过分,正因为此,一些玉商找到好料并不急于出手,而是囤积起来待价而沽。

image

走访发现,收藏界普遍的观点是,高端和田玉价格回落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和田玉具有不可再生性,挖一块少一块。”但市场膨胀的结果已显现——和田玉两极分化的情况越来越明显。

“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

今后和田玉行业“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市场定位会更明确,更细分将形成两极发展的新格局,一极为更大规模的价位不高的适应于大众消费的旅游品会受到老百姓的欢迎,另一极为小众范围的和田玉收藏投资。

image

在玉石市场自动调整过程中,部分后期盲目进入、没有竞争优势的小商户会被淘汰出局,有实力的生产企业会重视品牌打造,逐步培育自己的商标品牌。个别组织化程度高的珠宝企业,可能会通过资本重组,提升产业素质。

image

同时,消费者的心态总体上会趋于理性,真正懂玉石和爱好玉石的消费者将成为行业正常发展的中坚力量。此外,市场供求规模也会有所调整,短期内供求双方都会有所减少,市场交易量会持平或有所减少,行业的利润水平会有所下降。

image

调整后的玉石市场,会逐步形成理性有序的市场进入与市场退出机制,行业管理也将更加有序。比如为了追逐最大的商业利润,市场中个别鱼目混珠、价格欺诈、哄抬市价的商户将无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