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清代“痕都斯坦”玉器而后,好的“金银错”玉器几乎是见一件,少一件了。

中国当代玉雕界掌握“金银错”工艺的名家,自潘秉衡而始,其后有马进贵、杨根连和王金兰,加上名家各自的徒弟,整个创作队伍的人数并不多。而“金银错”的复杂工艺又决定了大家产出的作品不多。

作为古代金属细工装饰技法之一,“金银错”又称“错金银”,最初并非起源于玉雕界,而是始见于商周时代的青铜器,主要用在青铜器的各种器皿,车马器具及兵器等实用器物上的装饰图案。真正大规模运用在玉器上,则要数清代的“痕都斯坦”玉器,至于清代之前是否有玉器采用这种工艺,目前看来,缺乏出土文物的佐证,很难断言。

一件好的“金银错”玉器,具有如下特征:

01“金银错”玉器对玉料的选择颇为讲究,一般而言,几乎全为纯色玉料,即一器一色,尤多选用青玉、白玉或碧玉,且必须保证玉质细密,质地温泽,这与传统玉器喜爱留皮留色的巧雕形成了鲜明对比。《和田玉错金博古纹鼎》选料色白而润丽,散溢油脂光彩,通体无暇,即为例证。

02“金银错”玉器基本延续了“痕都斯坦”玉器的造型传统,多以炉瓶器皿为主,如碗、杯、盘、壶以及瓶、罐、盒、文房用具、香炉等。

03“金银错”玉器的纹饰和主流玉器纹饰相差极大,除了少部分采用“回纹”、“花叶纹”、“博古纹”,大多则采用经典的伊斯兰经典花纹图案及文字,且常加上一些彩色宝石的镶嵌搭配点缀,具有浓重的西域色彩,和新疆玉雕的气质尤为匹配。

04“金银错”的工艺值得大书特书。“金银错”玉器之所以如此少见,关键原因在于其复杂的工艺。既名之以“金银错”,“金银”好理解,“错”字如何解释?

image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马进贵

谈论当代“金银错”玉器,总绕不开马进贵。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马进贵创作主题以金银错嵌宝石工艺为代表,作品严谨精致,器皿造型以中国传统造型为主,结合伊斯兰文化之特色,纹饰多采用经典的伊斯兰经典花纹图案及文字,且常加上一些彩色宝石的镶嵌搭配点缀,作品往往给人留下一种端庄华贵、风格鲜明的印象。形成了与众不同的鲜明的艺术风格,使其成为中国“金银错”工艺的代表性人物。

image

设计制作中的错银青玉瓶

《和田玉错金博古纹鼎》即是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马进贵设计、新疆工艺美术大师张振兴制作,以错金工艺精雕而成,纹饰取材于上周时期青铜器中的博古纹,纹饰古朴华丽,器型圆润周正,堪称当代错金工艺的代表性作品。

image

马进贵 张振兴 和田玉错金博古纹鼎 14.2×8.1×8.1cm 458g

“金银错”玉器用丝一般都用圆丝,无论是金丝或者银丝,一则色正,二则较软易压。器皿上使用的金或银丝要根据玉器的料色、器皿的价值、器皿的造型而定。《和田玉错金博古纹鼎》采用的便是金丝,黄白相映,给人以高雅富贵之风、富丽堂皇之韵。

image

精湛的技艺,独特的风韵,使其一举斩获了2018年中国新疆“国石杯”玉雕作品展评会金奖。

image

制作者张振兴师从马进贵,是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金银错”技艺传承人,也是新疆第三代玉雕传承人。由此看来,《和田玉错金博古纹鼎》算得上是师徒携手而做的一件艺术精品,更是马进贵生前接近封山之作的作品,具有不可估量的文化价值。

image

新疆工艺美术大师张振兴

image

水晶错金嵌宝石圣水杯2009天工奖金奖

image

墨玉错金嵌宝石西番壶2004天工奖优秀奖

image

敲根壶2014百花杯金奖

image

白玉错金炉形壶

image

黑青玉错金瓦当壶

image

白玉错金嵌宝石蕃草纹碗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