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不到1mm厚的冰种翡翠,制作成晶莹剔透的牡丹团扇,以浮雕的手法表现迎风摆动的牡丹花,而更令人称奇的是,在薄如蝉翼的玉料上,非遗大师用镂空的手法,透下了1573个大小一致的眼,技艺之精,让人赞叹。

image

“这件作品可谓突破了翡翠原料的极限如果制作时一不小心透坏一个眼就前功尽弃了”

image

玉雕大师张铁成,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也是非遗北京玉雕技艺传承人,曾参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奥运徽宝,以及“金镶玉”奥运奖牌的制作,这件令人惊艳的《牡丹团扇》,正是其代表作之一。

image

翡翠牡丹团扇。

image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非遗北京玉雕技艺传承人张铁成。

君子比德如玉,古语有云:“君子无故,玉不离身”,玉在古代中国不仅是配饰,也是古人对自己的道德要求,温润如玉,光华内敛,正所谓“美石为玉”,玉饰自古以来就为国人所喜爱,是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奢侈品,而玉雕,则是中国最古老的雕刻技艺之一,可上溯至河姆渡文化时期,传承8000载,绵延不绝。

image

白玉貔貅。

玉雕技艺,又分为选料、剥皮设计、粗雕、细雕、修整、抛光,等多个步骤,每一道大工序又可细分,千头万绪,道道都不简单。

image

常言道“精雕细琢”,说的就是玉雕中细雕的功夫,粗雕出大体轮廓之后,如何能让玉料活灵活现地展现出,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人物山水,就得靠玉雕工匠一点点地精工细作,步步精准,不能出错。

image

设计更是玉雕的精髓所在,如果说雕琢功夫,还能靠多年的勤学苦练来掌握,那么对玉雕的设计,则不仅需要经验的沉淀,更要有极高的审美能力,要根据玉料颜色、硬度、纹理和形状来构思题材,最大限度地利用材料,同时还要避开玉料本身的瑕疵,以得到最好的效果,这也是考量一个玉雕匠人真正能力的所在。

image

玉雕传承数千载,也分为数个流派,其中北派以北京为代表,宫廷艺术风格浓厚,其与景泰蓝、牙雕、雕漆,金漆镶嵌、花丝镶嵌、宫毯、京绣,共同组成了“燕京八绝”。

image

翡翠白菜。

image

白玉提梁壶。

治玉如做人

生于1967年的玉雕大师张铁成已年过半百,在玉雕的世界里他已经耕耘了几十年,张铁成自小爱画画,中学毕业时他报考了北京玉器厂技工学校,凭借着自己优秀的绘画功底,他成为1000多名考生中的26个幸运儿之一,成为北京玉器厂技工学校第二届学员。

image

翡翠兽面纹垒,北京玉器厂技工学校可不得了,是传说中玉器界的“黄埔军校”,大师的摇篮,几十年光阴过去,张铁成依然记得,当年学校组织他们去博物馆写生,“有人说,法国艺术系的学生在卢浮宫待半年什么都不用学,审美自然高于常人这话在我身上是最好验证”,如此熏陶之下,张铁成对玉雕达到了痴迷的境界,其技艺也日渐精进。

image

翡翠单链瓶。

1987年,毕业后的张铁成,被分配到了北京玉器厂,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耀堂先生,彼时北京玉器厂琢玉巨匠云集,在这样的环境里张铁成如鱼得水,人物、花鸟、走兽……,每个门类的玉雕他都涉足其中,向名师学习。

image

缠枝纹薄胎碗,时光如梭,如今的张铁成,已是玉雕界赫赫有名的大师级人物,之前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大火,张铁成也曾在故宫博物院修过文物,他和多年的合作伙伴王建大师,一起参与“乾隆花园”陈设玉器修复工作,“乾隆花园”是宁寿宫的一部分,当年由乾隆皇帝亲自指挥兴建,十分奢华。

image

奥运徽宝典藏版。

image

白玉子母瓶。

乾隆花园的装饰装潢十分繁复,涉及木雕、玉雕、织绣、书画等多种技艺,以及玉石、珊瑚、玳瑁、玛瑙等名贵材料,“参与其中,能深切感受到古代巧匠的工艺高度也让人心生敬畏,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张铁成一直说他和玉雕是“双向选择”,在他看来,治玉如做人,需要耐心、毅力、专注,更为关键的,是对这门非遗技艺发自内心的热爱。

image

“只要坐在玉雕机前

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凡尘俗事都与我无关了”

image

青玉南瓜盖罐。

传承与创新,玉雕是“做减法”的艺术,不能增添材料,也容不得半点失误,而这项流传了几千年的非遗技艺,也一直是走在传承与创新交织的道路上。

image

琥珀背壶瓶。

在玉雕界,“链子活儿”是考验工匠技艺的试金石,链瓶需要大料雕琢,要求技艺极高,制作过程不能有半点失误,否则前功尽弃不说,还会整料报废,而且造型设计对匠人的艺术修为,也有着极高要求,即使是大师也不敢轻易触碰这个题材,张铁成曾创作过一件翡翠吊链花篮,获得了业内大奖,除开精湛的技艺之外,这件作品本身也是一件创新之作。

image

翡翠吊链花篮。

“花篮的造型是创新的,但技艺却是传统的”,在张铁成看来,创新的基础是传承,“每代匠人在自己的理解上加以丰富,在历史长河里每代都有演变,这就是创新”,在张铁成眼里,传承了8000年的玉雕技艺已十分经典,但具体到造型、摆放、布局,却可以有符合时代审美的创意。

image

“荣华富贵”。

image

张铁成很喜欢李宗盛《致匠心》里的一句话。

“一个人的天分与出什么样的作品并无太大联系我有耐得住性子的天分……作品就是自己”,时光回溯数十年,他依然是那个坐得住爱画画的小男孩,纯粹治玉,始终如一,倾尽这一生,只为专注于这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