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读周敦颐《爱莲说》、朱自清《荷塘月色》,久慕芙蓉风骨,甚爱莲花高洁。偶观玉神公司刘晓波大师独山玉新作《出尘不染》,殊感惊讶,如远尘嚣而绝红尘,步曲径而入青碧,观之既久,似与神交。作品以独山玉炭黑色料子巧雕擎盖如伞的荷叶,以白色玉料巧做一盛开的白莲花,随形巧雕,气韵优美,对比鲜明,恰到好处,沉静雅致,纯净怡人。配之以嶙峋怪石与欢快小鸟,动静有致,透水绿的水草浮萍巧作点缀,生动活泼,富有田园气息。令人若闻天籁般蛙鸣,若沐四溢的荷香清风。

image

独山玉《出尘不染》 image

独山玉《出尘不染》局部

本品之美,美在其自然。“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以黑白二色状新荷初发,无浓妆艳抹之浮华,亦无错彩镂金之斧痕,率性天真,铺陈本色,抒发生命之情调,讴歌自然之可爱。每于万紫千红过后,绚烂之极而归于其平淡。

本品之美,美在其高洁。“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其洁也,非避世之洁,亦非出世之净。于红尘中落脚,于污泥中扎根,拔清茎于碧波,化腐朽为神奇。花开挺立,仰天微笑,此洁中之极品也。 

本品之美,美在其恬静。亭亭净植,闲花照水,乃荷独特神韵;不枝不蔓,中通外直,乃荷简约之形。静,然后能观;空,故而能容。“飞动迟速,意浅之物易见,而闲和严静,趣远之心难形。”此静之难摹也。此色此调,纵被秋风所误,“留得残荷听雨声”,点滴天籁中,亦幻灭于寂静之回声。 

image

独山玉《出尘不染》侧面 image 独山玉《出尘不染》侧面 知白守黑,巧琢万象,“情为主,景为宾,物为我用”,运用“黑与白”这两种色彩是中国水墨画最本质的最具特色的语言之一,它是一个民族的审美取向,它体现着民族文化的深刻含义,黑与白的效果,在气质上正与荷花的内涵相契合,正应了老子的“大道至简”的至理名言。众所周知,在独山玉中,人们对绿、红、紫、蓝等传统好色一向趋之若鹜,而黑色往往不被重视,有时仅被用作山、石等的陪衬,放在次要位置。前辈艺人有“挖脏去绺,留白去黑”的用料理论,独山玉的黑色一直被作为“脏”,很少获人青睐。然而随着独山玉资源的日趋衰减,如何拓宽艺术视野,领异标新,创作出与时俱进的艺术经典来,就成了设计师们首当其冲的难题。这方面,刘晓强带领的玉神创作团队作了大胆的尝试和创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十多年的创作实践,他们在尊重原材料的基础上,提出了“顺色立意,依形造势”的雕刻理念。他们认为:独山玉的白大家有目共睹,乳白、水白、干白、瓷白等,而独山玉的黑也很丰富,有墨黑、碳黑、灰黑、花黑等。黑与白常相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就像太极图中的阴与阳,既是矛盾的对立,又是和谐的统一。他们互为对比产生强烈的反差,引人注目使人震憾。因而,玉神公司创造性地提出了黑白独山玉雕刻理论,这代表着当下玉雕的发展方向,玉雕艺术的主流和审美观念。 image 独山玉《出尘不染》侧面 玉神公司以刘晓波大师为首的花鸟设计团队,随心由性,任意挥洒,崇尚自然,直逼物象。他讲究实与虚的和生,讲究气与韵的圆融,讲究情与景的共享,以物比德,抒写自己的胸臆。此黑白料作品《出尘不染》,正是把圆雕和镂空雕刻结合,通过黑与白的鲜明对比,疏与密的离合聚散,动与静的和谐呼应,意与象的融会贯通,营造出自然和谐的美好意韵,将物象精神和形态美有机融合,意和境、气和韵的交融,以画面的生趣、天趣来呈现出一个“纯”自然的景象。 此外,刘晓波大师还善于把自然的景象注入自己的意象,把“物趣”与“情趣”统一起来,将稍纵即逝的花姿鸟态,引人兴味的动感给人以无尽的遐想,拓展了“物象"”的联想空间。一物一境,机趣天然、情浓意挚,应物象形,神游物外。“色清尘不染,光白月相和”,其神韵,秀乎其中而形乎于外,清气充盈,生机流布,不绝如缕。我不禁想到一句歌词:“走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等你宛在水中央”……这一池碧莲,或清香喷发,或暗香浮动,轮回流转于天地之间,氤氲浸透于世道人心。 image 作品档案 作品名称:《出尘不染》  规格:长36cm宽20cm高60cm  重量:19.65kg 作者:刘晓波 所获奖项:2019年中国玉石雕刻作品“玉华奖”金奖  出品:镇平县玉神工艺品有限公司 收藏指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