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大规模使用新疆和田玉

一般低级仿品中很少使用这种价格昂贵的玉料。殷墟所出之殷商晚期玉器,玉材绝大多数为新疆和田玉,有学者在拜访郑振香、陈志达(1958年在安阳殷墟开始殷墟考古生涯直至退休,是率队负责“妇好”墓发掘的专家)两位专家时,郑、陈夫妇回忆了当时的情况,妇好玉器出土后,首先请安阳玉雕厂的老师傅辨认玉质,老师傅一眼即辨认出是新疆和田玉。郑振香女士说,当时我还有点疑惑,但安阳玉雕厂的老师傅再次肯定决不会错,因为他们常年和新疆和田玉打交道,多次亲赴新疆和田采购玉材,后来,这批“妇好”玉器运抵北京,经有关部门的进一步鉴定,确证是新疆和田玉无疑。殷商玉器中,也有河南当地出产的独山玉、密县玉和岫玉等,这些玉材只占殷商玉器中的极少数。

2.多数玉质呈现深浅不同的绿色,极少有一色的

殷商玉器中青白玉、青玉较多,多数玉质为颜色深浅不同的绿色,白玉较少,黄玉、墨玉极少,大多有不同的色斑,这其中当然有长期沁蚀所造成的沁斑。深色沁色大多数色阶有过渡,甚少出现色阶突然变化的现象。

3.禽鸟类玉器身躯上的卷曲云纹———羽毛纹

早、晚期鸟类玉器都有这种羽毛纹,但纹饰有单阴线和双阴线的区别或纹饰砣痕深浅有不同。这种禽鸟类身躯上的羽毛纹,有极为规范的砣刻方法。

4.程式化的成形工艺

小编大胆推测,殷商玉器在切割原材料、初步成形胚料时,是根据原材料的大体形状,统一切割出大小相同、形状相同的胚料。例如切割成立体长方形、立体平行四边形、三角形等等。然后统一设计成圆雕的龙、虎、牛、羊、鹿或某些礼器等玉器。

切割工具是水平往复动作的工具,这样的工具,在切割几何形状的胚料时,比圆形的旋转切割工具更得力,作者曾经上手仔细研究过殷墟54号墓出土的玉钺、玉璧等大形殷商玉器,它们身躯上留有的切割痕迹值得注意,这些切割痕迹较深,后期抛光时也没有能完全磨掉,残留下来的切割痕迹为我们今天研究当时的玉料切割工艺提供了最佳依据!这些切割痕迹没有弧度,完全是直线形的,说明这件器物当时的切割工具不是旋转的圆形工具,而是作直线运动的切割工具,很可能是作往复直线运动的工具,在切割痕迹上,可以明显地看到解玉沙留下的磨削痕迹。顺便提及,湖北天门的出土玉器上,也有直线切割的痕迹。

安阳殷畿艺术博物馆所珍藏的不少肖生动物玉器,外形惊人的相似,多为某一几何形状。胚料切割后的边角料整理成小形的器物胚料,作者曾经看到过很多只有小拇指尖大的动物圆雕玉器,虽小但砣刻异常精美。圆雕绝大多数为立体长方形,平雕绝大多数为呈弧形的长条状或三角形。

所有肖生动物的尾巴长短、背脊的起伏、臀部的浑圆,统统根据原材料的原来形状依材就形,而不是根据动物的实际外形来决定,也就是说,几乎所有肖生动物的身躯、尾巴、臀部都是一样的。如果不看这件肖生动物玉器的头部、眼睛、角、嘴等习性特征,仅凭尾巴、身躯、臀部是无法分辨是什么动物的。例如兔子的尾巴实际是很短的,但依材就形的结果,这件兔子的尾巴可能很长,另一件圆雕老虎或大象,囿于原材料的原因,尾巴可能极短甚至只有象征性的微小的三角形凸起,还没有玉兔的尾巴长。

无论早、晚期玉器,多数玉器作品上的纹饰P刻痕迹有直线有弧线完全视作品的要求而定,不存在所谓弯线条少直线条多的现象,殷商玉器的P刻已经极其熟练地使用了青铜跎具,可以在极小的转弯半径里跎刻出漂亮的弧线,并没有因为弧线不如直线好跎刻而有意避开弧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