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把出作品的速度降慢了一些。因为不断的在推翻想法和设计,酒精费的比较多,画了擦,擦了再擦。自我否定的那股轴劲儿又上来了。也只有存在这种心态,才不会感觉自己老了。

一个人之所以言老,往往不是因为对着镜子,而是在乐享天伦之时。围绕在孩子身边,才顿觉老骥一匹。眼看这些小马驹,从颤抖着学习行走,到昂首挺胸的盛装舞步,从一块质朴的玉石,幻化成剔透玲珑的线条。有成就感,也多少怅然。

image

image

十几岁就跟在我身边,帮我打理工作室的外甥女,终于和心爱的小伙,领取了两本印着国徽的红色证件。自此,人民政府承认他们了,天地江河承认他们了,父母亲朋承认他们了,同事同辈承认他们了,我也承认他们了。

从豆蔻到为人妻,不久的将来还会为人母。也就我转个身找打火机的功夫,再一回头,孩子们都大了。如今我一理发,两鬓就露出白茬儿,熬一回夜,得睡两天追魂,遥想上一次夜半三更,好像还是而立之时。彼时我的夜宵,烤十个串,裹一个馕,再加一碗过油肉拌面。吃的我心花怒放,看看身边熟睡的孩子们,胃里面有无限誓言的力量。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直到我也被人照顾。

image

《仙人指路》

image

image

孩子们以后陆陆续续成家,我坚决不会祝他们白头到老,因为我的头发还油黑锃亮,只不过些许闪烁着太白金星。也不会祝他们早生贵子,顺其自然,偕子之手,以爱为贵。

也不会多说啥百年好合,人生没有百年,好合就在当下,在每天一起铺床叠被的卧眠三尺,在早中晚的佳肴简餐,即便你会满汉全席,而她只会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也不说什么举案齐眉,交杯酒喝多了,肩膀也容易酸,你杯中酒将尽,我帮你斟满,我手中茶碗烫,你帮我兑凉。

世间所有的仪式感,无外乎四个字:真情流露。

image

小半辈子扑在玉雕上,悲喜皆过。有久旱逢过甘霖,也在他乡候遇故知,洞房里花烛摇曳,虽年幼时家中疲弱,无力深造,也算名提金榜。看着下一代疯长,我也妄图以“过来人”的身份为他们指路,想想不免多余。点石成金,参透万物,料事如神,为神仙者方可指路,我是父辈挚亲,不是仙人,别指路。

只需搞好军需保障,后勤供应,多了解士兵心理,战情动向,提出合理化建议,助他运筹,他自决胜。当然,咱没有神功附体,也别老催促娃们去领神仙奖状。

image

《自在随喜》

image

以前总觉着,在孩子们面前,我就是他们的导演。后来才发现,自己是一个无比忠实的观众,看着“小偶像”们换牙、拼音、ABC、在幼儿园拉女同学的手、在小学送女同桌橡皮、在初中请女班长吃金拱门、在高中问女学霸考哪所大学、然后的然后,一切的一切。我们只是忠诚的粉丝,是他们最铁杆的脑残粉。

image

image

全人类摄影水平最高的地方,是民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