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白玉卧鹿

白玉。玉质精美,晶莹温润。局部出现深褐色沁斑,有的深褐色沁斑上又叠加出现了黄白色沁,且深入玉里。显微图片可见解玉沙砣刻痕迹。

玉鹿呈俯卧状,俯首,闭嘴,温良恭顺。为雄性鹿,头上有山字形鹿角,山字形鹿角采用减地跎刻,使鹿角整体厚度小于头部的厚度,鹿角后跎刻了水滴状耳朵,仍然采用了殷商玉器中惯用的技法:将耳朵减地跎刻,耳蜗凹陷,耳朵周边轮廓出现棱边,使耳朵形象、逼真。圆眼周围减地跎刻,使圆眼凸起,显得炯炯有神。一条单阴线将鹿的嘴缝跎刻出来。

玉鹿的脖颈修长,脖颈与身躯交界处有阴线和凹槽分界,更使脖颈的轮廓清晰、曲线优美。两条阴刻线将肢体的肌肉轮廓形象地刻画出来,玉鹿的前后肢跪曲在地,鹿的蹄爪用短阴线刻画,但没有像殷商玉器中其他有爪趾的动物那样跎刻出由三条阴刻线表示的爪趾,一条小尾巴垂在臀部。

玉鹿的背部、头部、四肢、颈部、嘴部及身躯无处不曲线玲珑,起伏有秩,线条的优美、刻画的传神令人拍案叫绝。玉鹿的颈部与身躯的结合处,有一对钻孔,用放大镜观察,可见孔内有多处台阶和解玉沙留下的不规则的跎刻痕迹。对钻孔可供穿绳佩系。

2.玉狐狸

青白玉。两面均受沁,一面较重,出现明显的鸡骨白现象,局部有黄白色沁斑,深浅不同的沁入玉里。显微图片可见表面布满侵蚀坑洼,左上角可见青铜器翠绿的锈色。

这是一件迄今所知最早的古玉狐狸肖生玉器。玉狐狸俯首,尖嘴大张,前额凸起,单阴线跎刻平行四边形眼睛,长方形的耳朵,减地砣刻耳蜗,耳朵的上边缘两面有意跎磨的较薄,似乎要出刃,这样的耳朵造型在作者所知殷商玉器动物造型中是很少见的,大概是以示与其他常见动物的区别吧。两条单阴线将曲伏的后肢刻画出来,足爪上用三条短阴线跎刻出爪趾,前肢仅用一条单阴线勾画出来,这条单阴线同时也将嘴部与前肢分界,前肢部分很小,也没有刻爪趾,显然是依材就形的结果。

令人注目的是,狐狸的尾巴刻画得非常粗大,尾巴从臀部开始减地P刻,使尾巴与身躯明显分界,突出尾巴的粗大,巨大的尾巴向上翘起,尾梢甚至卷向后背,实际上,玉器大师只是将背部与尾梢之间镂空,就呈现出背部的轮廓和卷曲的尾梢,殷商玉器大师高超的跎玉技法和卓越的艺术表现能力可见一斑。粗大的尾巴上,有一对钻孔,可供穿绳佩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