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灰堆又名八破图,集破、集珍、打翻字纸篓等,是汉族传统艺术珍品之一,以画残破的文物片段堆栈构成画面。起于元,盛于清末。

李清燕 和田玉籽料锦灰堆兵马俑把件

古旧字画、废旧拓片、青铜器拓片、瓦当拓片、虫蛀的古书、废弃的画稿以及扇面信札等。这些杂物件件呈现破碎、撕裂、火烧、沾污、破旧不堪的形状,给人以古朴典雅、雅气横生、耐人寻味之感,可谓非书胜于书、非画胜于画,备受文人雅士青睐。锦灰堆起初只是画家成画后对剩余笔墨的几笔游戏,却发展成一种传奇的艺术形式,其奥妙在于锦灰堆的构成要素虽繁杂错乱,却有章可循,虽是中国传统之器物,却采用西式描摹之法,虽描画历史破损旧物,却堆砌成超现实新形象,文字以画作写,图样以小见大,寓意博古通今,作为各种艺术形式的集大成者,为她着迷实在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孙澎和田玉籽料四神锦灰堆.

四神又称四象,即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是汉族人民所喜爱的吉祥物。这四组动物,也是古代汉族神话中的四方之神灵。在汉族民俗文化中,四神有祛邪、避灾、祈福的作用。绘制“锦灰堆”技术含量高,绘画者需多才多艺,制作难度大,耗时之长,胜任者极少,所以日渐萎缩,终成绝响。艺术家将锦灰堆这一绝活重现在玉石上,实属难得,凸现了艺术家高超的绘画基础和精湛的玉雕技术。

锦灰堆最早出现在明代的鼻烟壶上,清初发展到陶瓷上。随着大量陶瓷的出口传播,又经画家移至纸上相互赠送,影响力越来愈大。锦灰堆的创作一般是在画纸上先框定轮廓,形状不拘、然后设计摹画若干重叠交错的小事物,诸如旧书的残页,揉皱的画幅,发黄的报纸,甚至门券邮票等,只要上面有书有画即可,而且大多还是破烂的面貌,活像灰堆里拾出来的,这就是“锦灰堆”名称的由来。

孙澎和田玉籽料锦灰堆问鼎天下把件. 

鼎是我国青铜文化的代表,在古代被视为立国重器,是国家和权力的象征。直到现在,中国人仍然有一种鼎崇拜的意识,“鼎”字也被赋予“显赫”、“ 尊贵”、“盛大”等引申意义.问鼎天下 寓意吉祥。

绘制锦灰堆堪称绝活,需绘制多才多艺,要善写真、草、隶、篆以及能模仿各家字体和善画花鸟鱼虫、山水人物,熟知各种碑拓、青铜器造型、能篆刻各种印章等绝活。因锦灰堆制作难度大,胜任者极少,采用工兼写的画法,又十分费工费时,丝毫不能草率,一副作品在两三个月完成算是速度的,慢者半年才能完成一张。在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慢工细活杂艺的局限必然造成这种艺术形式日渐萎缩,濒临灭绝,2013年被列入山东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李清燕和田玉籽料锦灰堆兵马俑把件

和田玉籽料雕刻而成,上雕陶俑,陶马,秦文字等。兵马俑的塑造,装束、神态各异,手法细腻、明快。颇具有历史感和沧桑感。

今天,当代玉雕家们以极大的信心和勇气将这种艺术形式巧妙移植到和田美玉上。每件作品都依托玉石本身的皮色外形,被玉雕大师们赋予了锦灰堆的内涵神韵,各种古物、器皿、字画巧妙构设堆叠,加上惟妙惟肖的精工细刻,都达到了玉雕技艺顶级的高度。

以玉石之坚硬表现书画之柔软,以现代之技法表现历史之韵味,岂不妙哉!玉雕上的锦灰堆既是对这种日渐消逝的艺术形式的拯救与传承,更是对这种极富生命力的艺术形式的拓展与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