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荀子·劝学》玉器作为中国文化宝库中瑰丽的遗产,以其美伦美奂,珍贵神秘富贵儒雅等特点,饮益海内外。二0一八年世界三大博物馆之一的大英博物馆因感于中国现代玉器的魅力,特收藏八件作品,其中一件未抛光,俗称七件半。

在世界范围内,今西欧、北欧和贝加尔湖地区曾发现有史前时期玉器制作和使用遗迹,清代时期伊朗一带的玉器“ 痕都斯坦”工艺名气甚大,深受乾隆皇帝的喜爱,“ 痕都斯坦”玉器莹溥如纸,抚处不留手,对苏州专诸巷玉工有过深远的影响,目前世界公认的玉器制作中心除中国外,还有“印第安玉器”出名的中美洲和以“毛利人”出名的新西兰,然而这两者无论是历史渊源,还是玉器的质量品种和制作技术方面,都难以与我国比肩。我国在历史上不仅是最早制作和使用玉器,而且也是在漫长的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唯一将玉和文化相结合的国家,我国的玉文化源远流长,五千年的文明史,八千年的玉文化史。中国被公认为世界上硕果仅存的而又大放异彩的文明之邦,中国玉器是古老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具有丰富的文化内容。收藏玉器,欣赏玉器可以丰富国人的文化精神生活,当今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一带一路”建设是古代的丝绸之路和玉石之路。玉器是中国文化最生动的象征,用玉器来讲中国故事,很容易讲生动。振兴民族文化,让古老的玉文化在当今重新焕发青春光芒。

玉器之美,最能打动人的一定是文化之美,艺术之美 越是民族 越是世界的,中国玉器走向世界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之盛事,本文试图从三个方面,依次递进来讲述玉器之美。

一.玉器之美的根本是玉材之美

美石为玉是古人对玉的定义,又从“五德”“九德”“十一德”把儒家文化对君子的行为标准用玉的物理属性来一一对应(温润、纯洁、细腻、坚硬...)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用佩玉来约束君子的行为,行路不快不慢方可使玉器发出悦耳的声音,故“君子不欺暗室”。玉器是幸福、吉祥、美满是一切美好的事物的象征。玉器在国人心目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制作玉器必须体现玉材之美。

翟景春获奖作品碧玉地藏菩萨

和田玉的雕刻从商代而至今日有三千多年的历史,雕刻语言最为丰富,在和田玉雕刻上往精准简练,用长直线、大弧面,能更好地体现和田玉的温润、饱满。吴德升大师的美女系列最是能充分体现和田玉的材质美,更便于藏家上手把玩,使玉与人亲近。美玉不雕,美玉少雕是老子“大道至简”,是治园大师计成的“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最好的思想体现。独山玉的创作,顺色立意,分色巧雕,黑白之间扬七彩,来充分地表现独山玉丰富的色彩和材质天然的肌理美,玉神公司创作的许多独山玉作品充分体现了独山玉的玉质、玉色之美,在业界享有很高的美誉度。翡翠雕刻“调水、调色”充分提高材质的透明度和色彩的丰富程度,在雕刻多采用钉子工具而少用磨头,这些都是材料的特征所决定。水晶雕刻利用材质的通透性,以及水晶内部丰富的肌理来创作禅境佛国的意境,仵应汶大师的藏传佛教水晶作品系列,充分体现了水晶材质的空灵、飘逸、神秘的特点。玛瑙雕刻在用色上强调“一绝、二巧、三不花”的规律,创造出许多生动的艺术品,如玉树森《五鹅》、王仲元的《虾盘》、《蟹盘》,宋世义的《长生殿》等。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仲元作品欣赏

每一种材料都有自己的特性,雕刻师只有经过长期的实践方能熟悉玉料的个性,在充分尊重玉料材质美的基础方能雕刻出传世的玉器。

二、玉器之美的基础是工艺之美。

玉器的工艺脱胎于石器制作,中国最早的玉器出现在距今七八千年的新石器时代。5000年前红山文化玉器典型器-猪龙、C龙形象简约、质朴、生动、传神成为中国最早龙的形象;同期的良渚文化玉器工艺则精致严谨,威武雄壮,典型器-玉琮、玉璧。红山文化、良渚文化玉器代表了史前玉器最高成就。商代青铜工具的普遍应用,使商代的玉器走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出土了许多戈刀等玉器,充分显示了当时开料、琢磨、钻孔、抛光等技术已达到较高水平,特别妇好墓出土的玉器水平最高,商代玉器是中国玉器的第二高峰,其雕琢手法已将线刻、浅浮雕和圆雕有机结全,妇好墓的俏色玉鳖是已知最早的俏色玉器。

春秋战国,文化艺术高度发展的时期,学术上百家争鸣;文艺上百花齐放,特别是铁质铊具出现,便制作工艺有了长足的进步,玉器作品上的用线更加生动精致,钻孔技术高超,镶嵌工艺极为普遍,同时还将玉、绿松石、玛瑙、宝石等不同色泽、不同质地的材料与金银嵌,嵌红铜、鎏金等金银细工结合。

秦汉时期主要是汉朝的玉器已开始摒弃周代传统礼制观念的束缚,走向了自由奔放,蓬勃发展的道路,汉代继承并发展了战国以来的琢玉技术,采用高浮雕、圆雕艺术品明显增多,普遍适用镂空花纹和表面细刻纹,即游丝毛雕的用线技法出现,玉器的抛光技术已达到极高水平,晗蝉、猪握,成了汉代玉器的经典,汉八刀雕刻工艺炉火纯青,秦汉玉器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

隋唐时期,中国古代玉器经历了三四百年的徘徊后终于走出了低谷,唐代工匠大量吸收当时的绘画、雕塑的艺术精华,在制玉过程中常采用一种假凸实凹的表现手法,既通过采用入刀较宽的斜阴线刻划,给人以浅浮雕的艺术效果,这是唐代重要的工艺特征。

唐代 玉器欣赏

宋辽夏金元,玉器日益走向世谷化,这时制玉水平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在吸收前代线雕、浮雕、圆雕的基础上,广泛的采用镂雕手法,并充分结合管钻技术,对后代影响至深,辽金的“春山秋水玉”以及元代的独玉作品“渎山大玉海”在玉文化史上占距重要地位。

明清时期是古代玉器发展的最高峰,在制作技术上全面吸收历代雕刻技法,并选择性地吸收西域痕都斯坦工艺长处,融汇贯通,显示了玉匠炉火纯青的技术,代表了中国古代琢玉水平的集大成者。大型玉件《大禹治水图》的雕刻工艺开创了山子雕的新高峰,同时乾隆时代大量仿制前代玉器和青铜器,形成了影响深远的“乾隆工”。

清代玉器 大禹治水图玉山

中国玉器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加上钻石粉电动工具的出现,结束了自战汉以来二千多年的铁制磨头水凳时代。当代工艺上是集大成者,广泛地吸收木雕、寿山石、竹雕、牙雕古今中外绘画、雕塑等,再加上电脑雕刻的广泛运用,使玉雕的工艺水平达到新的历史高度。由于从业人数众多,流派纷呈形成了最为丰富的雕刻技法。摹仿中国画用笔在玉牌上引入诗书、画印形成新的文人玉雕,易少勇的玉牌便是新文人玉雕的典范,随着中国大国地位的不断加强,玉器又重拾昔日汉唐大国雄风、工艺呈现盛世玉器的显著特点,大气饱满,圆润、简练……

三、玉器之美的核心是文化之美

中国人的审美观往往是由内而外,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内美而外丑是美的质朴;内外兼修是美的最高境界;仅有表象的美,那只叫漂亮。玉器是国人眼中公认的宝贝,家中藏玉传之于后世,这玉器承载了家国情怀和文化的源流。中国文化是玉器美的核心,玉器不是独立于民族之外的工艺品,它承载了中国独有的文化现象:美好、吉祥、幸福、安康、诗书风流、文人雅趣,玩味的是玉器,实则是品味文化。

盘玩玉器有三个境界,一曰武盘,用生白布盘玩一月左右,二曰文盘:用手盘玩半年时间可初见成效,三曰意盘,实则是欣赏玉器,意盘是盘玉的最高境界,通过玉器的交流,从而更深刻地理解玉器所包含的文化属性,陶冶了情操,愉悦了心灵,从而升华了对美的认识。一个常年玩玉的人,往往是一个传统文化的爱好者,笔者认识的几位玉器藏家,他们往往家学源远,对中国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醉心通过品玉来反观玉器产生的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补充正史对文化记载的缺失。

笔者也是玉文化的爱好者,通读不少玉文化专著,发现了一件特别有趣的事,从红山文化玉猪龙呆萌,到汉代玉龙动感雄健,图案装饰化,唐宋玉龙的充满生机,昂扬向上,到明清龙的老态龙钟,这便是龙文化的发展史,从龙文化中可窥视到中国文化发展的细微脉络。佛学文化也是玉器文化的重要呈现,从南北朝秀骨清像,唐代的大气磅礴,宋代的儒雅文静,明清的繁琐世俗,这都可以在玉器中找到影响。道家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恰是玉器创作的重要理论来源之一,中国人含蓄委婉,借用山水来抒写文人情怀,也能在玉器中找到按放之处。玉器从装饰图案到具像写实,再到抽像写意,这些雕刻手法也大部分是受到中国绘画的影响,诗、书、画、印完美结合这更是文人情怀的具体呈现。

河南省玉石雕刻大师翟景春作品集锦

欣赏玉器的美往往有一个学习成长的过程,初步接触玉器的人往往是只看像不像,论画与形似见于儿童邻。随着对玉器进一步的认识又懂得了玉料的优劣和工艺的精细,或者能读懂玉器作者与流派,而到了一定高度可以抛开常规,只看感悟,就像俗话说的“一见钟情”这也无关材料与工艺。玉器的美,初看没什么,再看逐渐喜欢,最后能达到爱不释手。越喜爱传统文化,便越能读懂玉器之美,美的玉器会和时间一起成长,随着年龄和文化阅历的增长,会对玉器之美产生新的感悟。爱玉之人往往活的有情怀,因为一旦爱上玉器人,便会不顾一切地投入其中。爱玉之人也必然热爱大自然,一草一木,一花一果,佛家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看到自然中一切生命我们都会尊重、热爱、呵护。笔者这些年在假期和家人一起游学,工艺美术之行:从河南的汝州、许昌、江西景德镇、福建德化、江苏宣兴的陶瓷之旅,感悟陶瓷文化之美;从洛阳、西安、敦煌、新疆之行理解了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所包含的文化复兴深意。从玉器之美中读懂了中国文化之美。振兴传统文化,用我们精美的玉器为世界人民献上东方文化大餐,在玉器中感悟中国文化之美。

从美学的角度欣赏玉器之美,它包括材料美,工艺美,文化美,创意美,构图美,形式美等。对玉器美的欣赏我们可以拉开一段距离,不能仅从物质价值的角度看,距离产生美,凡是有意味的,有感动的,有故事的,生动鲜活的,质朴淡雅的,朦胧含蓄的,这一切都是美的。提高个人的美学修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兼修家国情怀,面对大自然的美丽玉器,便会有不一样的感动。生命中不是没有美,而是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慢慢地走,欣赏自然之美,从而感悟玉器之美,愿我们随着美学散步、谈美、经历美的历程、在美中沉思。

参考书

一、中国文物序列《古代玉器》昭明、利群编著中国书店

二、《古玉史论》杨伯达著  紫禁城出版社

三、《谈美》朱光潜    中华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