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然

以书法雕刻进入玉雕行业,由书入画,将传统书画艺术与玉雕艺术相融合创新,丰富了文人画玉雕题材,为玉雕创作和玉雕行业注入了更多创作思路和活力。同时在书法雕刻上以雕刻中国传统典籍为主,从雕刻内容到体量,从文化内涵到社会意义,构成更为庞大的结构和主题,拓宽了玉雕创作的边界,为当代玉雕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

~

作品解读:于赤壁之东,近取杨士贤作之工笔意,以实笔稍刻江渚,勾勒石感,远则拟武元直图之晕染笔法,虚刻东山,并于峰峦远空之上,浅浅几划,勾勒起一轮明月。与图画对应,玉牌背面,庞然尽一贯之擅长,阴刻《前赤壁赋》全文。行书工整纤丽,极具书法精要。

~

作品解读:二百余字,于盈盈一握之上镌刻,以刀为笔,提撇竖捺,入石三分,堪比微雕,历历分明。统观,肃然分列;细看,颠毫入微。以放大镜观之,方可尽览书法于刀笔之美。而经书与书法的双重文化叠加,已令东方的符号学与玉雕作品的象征意味,抵达极致,奇货可居。 

作品解读:不远处小桥、流水、美人,温婉恬静,近景芭蕉,挺括而刚强。倘若仅是如此,也还罢了,惟以庞然特殊刀法,添上一块皱、漏、瘦、透的太湖石,不仅是全图中最浓墨重彩、神来之处,兼且将远近透视,立刻分野,使人视点聚焦于此,再难移除。

                                从“子冈牌”问世以来,书画与玉雕的缘分就代有传人,但是流于程式化的山水牌、花鸟牌与书画原作的品质与气息越离越远。庞然以刀为笔,直抒胸臆,繁简得当,虚实自由的创作风格,游走于工笔、大写意和兼工带写的画作之间,才会使得方寸之间的小小玉牌元气充沛地成长为一件件“庞然大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