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玉的雕刻是人类赋予它的第二次生命。

没有人一开始就爱上原石,经过玉雕的阶段,才会转入对原石的钟爱。

何况,玉雕兼具艺术与功能,又多了多重价值。

玉不琢不成器,器物,更有人的情感深味与历史厚重,它与我们的生活更融合。

于是,有人提出了玉雕的三七法:

三分形似,七分神似

雕琢的真谛,不在于追求形象的完美和逼真,但必须在神态上出神入化。

这也体现了中国中庸文化中,形为表艺为趣神为魂的审美观。

尊重玉石生命的和谐感,虽简约,却有情趣;虽点缀,却传神韵 。

三分皮色,七分玉体

和田玉先有玉,后有皮,玉是体,皮是衣和田玉的美主要蕴含在自身的体中,而不在皮色上。

皮色只是和田玉籽料的标志,雕琢不可为了体现皮色美而损害和田玉的天然质感玉为七,皮为三,赏玉质才是目的。

三三分细腻,七分流畅

细腻的雕琢在玉体上只能占三分,多了会使作品刀痕累累,体无完肤。

七分流畅的大线条是用动态简约的手法,把和田玉的自然之美,动感之美阳刚之美生命感表现出来,而又不伤害七分的天然玉体。

三分辅,七分主

在雕琢上把握一个度,无论景还是物,在玉的整体面上,用三分做点缀衬托,是锦上添花,而不能喧宾夺主。

这里的三要为七服务,强调以玉为主体,雕为铺。大凡传世的好作品,多是三分铺,七分主的典型代表。

三分眼,七分玉

在玉雕中,打眼也同样大有讲究眼打在什么位置,打多大,打多少,都直接关系到玉雕作品比例与完美。

如果一件作品上打眼超过了作品体积的30%,那么就会损害和田玉的自然之美。

一件比例协调,重力均衡的玉雕作品,才能体现玉雕作品的大气、意境、神韵,琢无痕而显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