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居桃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菊中有我,我中有菊”。这种“人菊合一”的境界让后人羡煞了一千多年。

image

唐奇伟作品《花开富贵》

所谓文人爱花,大致就是如此吧。所有的山水情怀,所有的雅趣,都付诸一花中。菊花之外,牡丹也受文人所爱。

image

唐奇伟作品《花开富贵》

唐代的刘禹锡少年得志,朝堂之上“春风得意马蹄疾”。朝堂之外,脱官服,着朴衣以会花,柔情似水。

且看庭院芍药夭夭,湖水之畔莲花灼灼。世间花朵,要么孤傲,要么娇艳,实在不忍多看。失望之余,偶见牡丹,不禁喜笑颜开,大叹,“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image

陈雪飞作品《牡丹窗》

将牡丹放在心坎的,并非刘禹锡一人。既是知己,想必雅好自然一致。刘禹锡醉牡丹,他的好友白居易也不甘落后。

image

陈雪飞作品《牡丹窗》

白居易,与洛阳牡丹的感情极为深厚,他在《牡丹》一诗中这样写到“绝代有西子,众芳惟牡丹”、“牡丹芳,牡丹芳,黄金蕊绽红玉房,千片赤英霞烂烂,百枝绛点灯煌煌。”

连赋诗两首,以颂牡丹,白居易喜爱牡丹之情溢于言表。正是饱含着对牡丹的这份情思,白居易选择香山作为长眠之地,亦是对养育了牡丹的沃土的热爱。

image

李明作品《凤穿牡丹》

清代赵世学在《牡丹富贵说》中提到:“”牡丹,因其国色天香,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

雍雍牡丹花下,有过太多的雄心壮志,太多的侠骨柔情,太多令人动情的故事。

image

李明作品《凤穿牡丹》

牡丹有王者之号,冠万花之首,驰四海之名,终且以富贵称之。牡丹花下,文人吟诗一首,以寄己怀。从此之后,一朝身为花下客,终身皆为吟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