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世南写过一首《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说的是蝉饮清露,栖高处,声因高而远,而非是依靠秋风,寓意君子应像蝉一样居高而声远,从而不必凭借、受制于它物。

image

张建宏作品

古往今来,这些才华翩翩又困厄不顺的诗人,往往情以物迁,辞以情发。一叶且或迎意,虫声有足引心。

image

张建宏作品

《屈原列传》中就有这样的记载“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

晋•郭璞有《蝉赞》云:“虫之清洁,可贵惟蝉,潜蜕弃秽,饮露恒鲜。”

image

李明作品

蝉,高枝独处,鸣声悠远,宿不居巢。仅饮晨露,出污泥而不染。蝉中藏了太多君子之道,太多的文人情怀。故而文人以蝉为高洁,常以蝉喻己。

image

李明作品

夏至到,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槿荣。 夏至已到,鹿角脱落,半夏生长,蝉鸣悦耳,木槿盛开。诗文中蝉鸣阵阵,玉中也是蝉鸣不止。

image

张海作品《一鸣惊人》

玉中之蝉,有儒雅之感,更兼吉祥之意。首先,蝉的鸣声可谓是余音绕梁,所以有着一鸣惊人之意,佩戴于胸前象征着可以平步青云。其次,蝉谐音于“缠”,在腰间佩戴翡翠蝉寓意腰缠万贯等等。但其洁身自好、志向高远的寓意始终未变。

image

张海作品《一鸣惊人》

“蝉本无知,然许多诗人却闻蝉而愁,只因为诗人自己心中有愁,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玉中“蝉”,是另一种“禅”境,只说给懂的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