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说下这个题材——人体题材,特别是女性人体,一直是中国传统造型艺术的禁区。

《蝶恋花》百花奖金奖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保守与礼节,使得裸女题材十分禁忌,当今时代的裸女玉雕虽然已经成为众多玉雕师眼中的雕刻题材,但在市场上来看,它还是颇具争议的。

丰收女神

有些消费者觉得裸女玉雕是一种创新艺术,值得提倡;而有些消费者却觉得裸女玉雕作为一种毫无内涵的创新,是对玉文化的亵渎。

马赛族少女

如出水芙蓉般尽显女性妩媚身姿的裸女形象,在中国传统玉雕技艺的基础上融合了西方雕塑大师的精华,独辟蹊径赋予传统玉雕人物新的生命力,一个个灵动、鲜活的人物形象取得了雕刻界权威人士的一致认可。

春梦绮梦

一念之间,佛魔变幻,欲所致也,欲者,非止色相,茶酒文章,书画琴棋,皆祸人之欲也,纵之,为魔,抑之,成佛。

一念之间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裸体玉雕并非创新,它在几千年前的秦汉时期就大量出现了,并且已经成为当时人们眼中司空见惯的事物。

补天

由于秦汉时期离上古还不算太远,封建礼教还不是很严酷,所以在性方面还是有相当的开放程度,这从当时遗留下来的一些艺术品上可以看得比较清楚。

傈僳族女孩

以上作品均来自玉雕名师董春玉之手。在他的朋友圈曾曝光过一件融合金银错技艺与人体雕刻技艺术为一体的作品。

贵妃出浴

在当代玉雕行业,有位老前辈——马进贵,发掘并熟练掌握了中国传统高难度玉雕金银错"独门绝技",其表现手法为在玉石表面上绘出精美图案,依图案之形錾出槽沟。将纯金或纯银拉成细丝或压成薄片嵌入图案中,而后打磨平整,抛光磨亮。使所表现的图案形成强烈的色泽差别和耀眼的金属光泽,显得更为突出、雍容华贵、绚丽多彩。

而董春玉也曾深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马进贵的指点,这件作品《贵妃出浴》也是纪念恩师所做。

金银错工艺需要制槽,有些则是将裂纹找出进行错金,镶嵌工艺需要用小锤子一点点把金银丝敲进去,力量的大小也都是功夫。

不同于青铜器等金属有一定的韧性,玉器则相对较弱,相比于软玉(和田玉),翡翠几乎没有韧性,而是多了些脆性,可见在镶嵌过程中的难度之大。

在人物中不同程度的穿插很多纹饰

金银错带有西域风格。贵妃出浴,人物为杨贵妃。唐朝是各族大融合的时代,这样的披巾更贴近大唐的雍容华贵。

董春玉介绍,使用金银错是因为玉料,非裂既脏,实属无奈。最大工艺的难度在于其表面非常不平整。

董春玉科班出身,对于人体的雕刻,不同于臃肿的体态,注重人体的形体动态和美感,符合西方雕塑美学。

梦回敦煌

很多人还忽略一点,立体的人体雕刻的难度。圆雕(立体雕刻)头像或接近圆雕的深浮雕头像对材料要求较高。加工的厚度远远超过浮雕,对原材料的判断没有把握,会经历无数次题材、表现形式、构图、配景等变化和修改。

以《贵妃出浴》为例,下面三张图是原石的侧、背、正面,原本设计花仙子。可以看到,该玉料虽然档次较高,但裂纹纵横,设计难度极大。由于花仙子的配饰以花为主,会给遮裂纹带来较大设计空间。

但是一开始的判断错误,面部出现非常大的层裂,没办法避掉,只好推倒重来,设计了一个《贵妃出浴》。在制作后期,人物左肩厚度不够,把布纹挪到前面做了合理化处理。左腿又出现了较大裂纹,及时更改设计,用布纹遮挡了瑕疵。

不少人在问人体雕刻为什么比其他作品贵,而且为啥少。首先观念一方面,其次是在整个玉雕领域,成功的人体类作品很少,不是没有需求,一是真正的好作品太少,二是大家都不了解制作过程中的艰辛和风险。

用董春玉的话来描述:"公平的说,人体类作品,尤其是立体人体雕刻,收费即使按浮雕的20---30倍收,都不过份,现实中顶多能收到其他作品的2---3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