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品—《望春》

有人说,饱而不食者蝉也。蝉立高枝、饮清露,率性纵情,乃高洁之士。

有人说,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隐身止语,出世发声,恰如君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image

image

image

闻其声、视其行、观其容、察其性,于是,蝉这种小小的鸣虫,在人们的眼里,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昆虫,而是含有深刻文化底蕴的一种意象。

image

image

image

作为一种文化意象,蝉自古以来就是玉雕中的传统题材,商朝简单夸张的蝉,汉代犀利饱满的蝉,明清写实的圆雕蝉……蝉在一代代的传承演变中,积淀成悠久而深厚的文化资源。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此次带来的两组作品《望春》与《惊蛰》,总体上既沿袭了汉代玉蝉的简约,又混入了现代主义设计的元素,使之既有回首传统的守正和溯源,又有展望未来的速度与激情。

《望春》系列中,蝉流线型的外廓,一派一飞冲天的自由感。高度逼真的外形下,又绝不是简单平庸地对自然景象模拟再现,而是玉雕师有选择的精思与高超的提炼概括。

image

image

image

作品—《惊蛰》

《惊蛰》系列中,传统工艺与现代审美的结合,传承金银错工艺,赋予流光溢彩。暖玉温润,黄金璀璨,金昭玉粹。

image

image

你看,这一只只的蝉儿,透着耿直敦厚的短胖造型,似乎刚刚破壳而出,略弓着躯体憋着一股劲儿,静静晾翅,只待一鸣惊人。

image

image

得其翻飞鸣跃之相,翻者折翅能见动作,飞者振羽如临风声,鸣者切股能闻音响,跃者挺身可视耀状。

温润含蓄的玉石凸显了蝉生生不息、延绵不绝的规律,更显蝉的活力和新生;余音绕梁的鸣叫声中除了悦耳动听外似乎更夹杂着几分美好寓意。

image

image

小题材的状物,细致入微;大写意的畅快,粗放简洁。生活中我们未必都能够耐心去观察每一只蝉,但在这些作品中,我们轻易地就捕捉到了物之美,感受小如鸣蝉一样的生命也充满着欢愉和力量。

image

树荫掩映,凉风袭来,在热烈明快,爽心夺目的绿叶间,栩栩如生的蝉儿跃然眼前,一时蝉声如沸,自画面传过耳边。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