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古代文人理想中生活与家居的关系,明代陈继儒在《小窗幽记》中有着精辟而形象的描述:"焚香煮茗,把酒饮诗,不许胸中生冰炭……染瀚挥毫,翻经问偈,肯教眼底逐风尘。茅斋独坐茶频煮,七碗后,气爽神清;竹榻斜眠书漫抛,一枕余,心闲梦稳。"

image

▲糖白玉-玉米纹饰把玩壶

image

何为"冰炭"?物欲横流时心如火焚,一无所获后如坠冰窟。身在俗世,芸芸众生,是否有方法逃离这冰火煎熬?唯有超越柴米油盐阿堵物,给生活增添一些雅致的情趣。

image

▲墨玉-祥云壶

image

image

人间有味是清欢,文人生活没有一件清供、品茶的经典器物,始终是不完美的。因此能拥有一把油润光莹可赏可茗的玉壶变得尤为可贵。

image

▲白玉-花卉纹饰把玩壶

image

说到玉壶,它是玉雕炉瓶器皿中较为常见的一种。在汉唐时期,玉壶不仅是生活中的器皿,更有其特殊的涵义。它指代一种玉制的壶形佩饰,由皇帝颁发,其中寓有敬老、表功之意。知道这点,便也不难理解,唐代王昌龄的喻己之诗——一片冰心在玉壶。冰心玉壶,均是高洁之物,冰在玉壶,两厢映衬,愈显纯净洁白。

image

▲白玉子料-素面把玩壶

image

众所周知,器皿件对玉料的要求最为严格,要求色纯、料细、无杂、无裂,色调还要统一。而制作一把壶,对于壶的造型要求也有讲究。圆壶讲究"圆、稳、匀、正",并要求"柔中寓刚";方壶要求"方中寓圆",线面挺括平正,轮廓线条分明。一般材质的茶壶器型不规整可以重新来过,而玉石制作的茶壶开弓没有回头箭。减法效应让其制作工艺和要求都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image

时至今日,玉壶的造型变得愈发的丰富多彩。在历史的变迁中仍然为文人所钟爱。

image

▲墨玉子料-(听蝉)瓦当壶

image

瓦当壶为仿汉代瓦当式样,造型独特,一般壶体呈瓦当状,造型以几何线条为主,成型规范有致,线条流畅准确。秦砖汉瓦为名贵之古玩,清代犹受文人推崇.当和田玉遇上瓦当壶,意境更加古补,格调幽雅."不求其全,乃能延年,饮之甘泉!"

image

春日里,若有三五知己,临一湖碧水,春水煮茶,闲适而坐。对话风雅,品评谐趣,在玉艺之美中,惬意品茗,洗涤人心!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