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唐卡,从汉传佛像到藏传佛像玉雕的探索

藏地给我的最初震撼,

来自一位平凡的老妇人。

她去世7天之后,尸身仍然非常柔软。

人们为她念经,将她洗净,

捆在摩托车后座上送去天葬。

秃鹫落下来,

我看着她一点点地消失。

汉地生活纠缠我的紧张、欲望、争夺,

仿佛也跟着她消失了。

我是张永来,一名有点"轴"的玉雕师。

做了二十年大件汉传佛像。

初入佛门

2013年的我

每天都处在艺术瓶颈期的苦闷中。

自身、市场,都很难突破。

机缘巧合下,

皈依于甘孜藏族自治州历史悠久的热哈寺。

我的师父江措上师,为我取名"玖美洛珠",

藏语意为"平安智慧"。

在那里,我被最正统的唐卡艺术深深折服。

今年是我学习唐卡的第五年

每个元旦之后的三、四个月间,

我都会和师父一起住在寺里。

修佛,修唐卡。

热哈寺所在的四川炉霍县,

平均海拔有4000多米 。

最初的一周,我每天嘴唇乌青,呼吸困难。

住在没有暖气的木房子里,

水要自己去山溪挑来,用高压锅才烧得开。

所以当地人吃饭也很单一简陋,

青稞面就着酥油,

吃完之后把碗舔干净。

与世隔绝。

手机没有信号,与周围人语言不通。

第一年的春节、初三那天,

我独自跑到山上去,

天上的秃鹫看见我,

就在我头上盘旋,

仿佛在等着将我天葬吃掉。

严谨的唐卡

三、四个月看似很长,

其实才够绘制一幅唐卡。

制作画布要一周,

之后才能正式开始在布上作画。

首先是严格遵守《佛造像度量经》

规定的比例打度量线,

然后才是线条勾勒、颜色晕染等等。

颜料都是手工研磨的天然宝石。

对我来说,唐卡最大的魅力就在于严谨

因为他首先是佛教圣物,

是用来供奉和观想修法的,

其次才谈艺术价值。

随意绘制,不仅是破坏佛像美感的问题,

更是对佛的亵渎与不敬。

比例、颜色、仪态、配饰等等,

来不得半点马虎。

如果画错了,救人也变成了害人。

奇异的是,这种绝对严谨并没有导致死板,

近千年来,

一代代唐卡师父专注于不断地完善细节:

灵动多变的线条、丰沛旺盛的情感、经久不衰的色泽

共同构成了唐卡的瑰丽与神圣。

藏系风格玉雕

从藏区下来,

我自然将唐卡运用到玉雕中去。

由于我做大件立体雕太久了,

所以在小件作品上,

也喜欢用费工又费料的高浮雕来表现。

唐卡是平面的,

所以我还会参考藏地的金属佛像。

析木玉绿度母把牌

7.8x4.7x1.8cm   134g

款识:永昌

其实很多题材用玉表现的效果比金属更好。

比如观音菩萨的化身——度母。

不同于汉传的观音以慈祥饱满为主,

藏地度母外貌是秀美的少女,

脸型上款下窄,

白度母弓眼、鼻子直而尖,

绿度母则是梅花鹿眼,鼻子稍圆润一点。

玉石材质的温润,

更适合表现度母的飘逸灵动。

和田玉籽料黄财神把件

7.3x5.4x2.1cm   136g

款:永昌

黄财神、度母、佛祖

是我画唐卡时最常练习的题材。

这块料子圆润饱满,

我首先便想到了黄财神。

头上的大鹏金翅鸟,

既是护法,也更衬托出黄财神的粗犷。

黄玉欢喜佛摆件

7.0x3.3x2.7cm  110g

拿到这块浑圆的黄玉时,我非常喜欢,

质地润洁,颜色纯净,重要的是几无杂质。

我用了三个多月,将它雕成一尊欢喜佛,

男身代表慈悲,女身则代表智慧。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汉传佛像并没有严格的经典规范,

看似有很大的创作空间,

其实非常难以把握。

这几年,当我再雕汉传作品时,

就会把唐卡的习惯带进来,

腰身的仪态比例要求严谨,

面部、衣纹等等细节也更加追求精致了。

黄玉观音摆件

10.1x6.0x20.5cm   417g(含底座)

花丝与玉雕一样并列"燕京八绝",

是我认为最值得收藏的传统工艺之一。

受到故宫旧藏玉器的启发,

在2017"天工奖"的作品《绿度母》中,

我尝试运用玉石与花丝工艺的结合。

这一次用黄玉及白玉来做,

我认为更精致也更和谐。

和田玉籽料如意香炉

15.5x10.8x10.7cm  641g

归 来

起初,我皈依、修习唐卡,

只是希望获得内心的平静,

没有想到艺术道路竟因此豁然开朗。

藏区的生活帮我戒掉了很多坏毛病,

更看清了自己。

现在我很少出去应酬,常常呆在家里,

沉淀下来做自己的事情。

朋友也爱来我这里,

大家品茶清谈就好。

我的师父说,

我们传承的是护佑众生的佛像。

你绘画时的虔诚与愿力,

在佛像流通给别人后,既加持他人,

也会变成你自身的功德。

现在不论是在做玉雕佛像还是绘制唐卡时,

我都会不停默念佛或菩萨的心咒。

仿佛能够感到精神上的那种升华。

感谢张永来老师提供藏区图片

文中5件玉雕作品均将参加2018北京博观春拍

更多玉雕作品雅赏

2017天工奖 金奖作品 《绿度母》

金刚手菩萨

白文殊菩萨

金刚萨陲欢喜佛

绿度母

白度母

黄沁文殊菩萨

张永来

1973年生于河南省镇平县。中国玉石雕刻高级技师,中国青年玉雕艺术家。中国玉文化研究会玉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玉雕大工匠。河南省应汶玉文化研究院研究员,苏州市玉石文化行业协会副会长。将藏传佛教文化及北方玉雕与海派玉雕进行了融合。他的佛教人物,庄严不失灵动,形神兼备,线条流畅。

获奖情况:

2005年,作品《罗汉驮佛》获"陆子冈"金奖;

2007年,作品《清凉世界》获"百花奖"金奖;

2011年,翡翠作品《痕都斯坦瓶》于上海世博会展出;

2013年,作品《千手观音》获"天工奖"优秀作品奖;

2014年,作品《观音》获"陆子冈"金奖;

2017年,作品《绿度母》获"天工奖"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