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最近的大热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你还别说,真挺好看! 要说最令人难忘的,还是剧中的场景陈设了,江南闺阁的秀雅、侯门大户的恢弘,可以说每一个画面都是宋代美学的极致体现。

而和田玉,自古以来便是文人雅士的挚爱,宋代人自然也不会忽略了它。嗜玉成瘾的宋徽宗,更是实力为和田玉代言。今天,我们不妨就来感受一下宋代美学在和田玉上的体现。

-1-日常生活中的美学体现

历史上的宋朝,是一个极其讲究“美”的时代;宋人自有他们的风雅生活。

琴棋书画,点茶、焚香、插花、挂画.....在日常间寻雅致,美已经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涵养与修为就在举手投足中。

与唐朝崇尚的繁复美艳不同,宋朝的美学追求平淡含蓄的艺术格调,追求在圆、方、素色、质感上的单纯。

这一点可以说在日常生活中多有体现,从园林、服饰、家具、书画、用器到珠宝首饰。可以说玉即满足了实用性,也满足了观赏性,那自是生活中的一件雅物。

而宋时之玉,尤是如此

和田玉在宋代几乎达到了一个巅峰;宋徽宗虽然不是一个好皇帝,但却是个出色的艺术家,爱好金石艺术,这对工艺美术的发展给予巨大的影响。

天津博物馆宋代匜形玉杯

宋代青玉狗

和田玉的雅致与贵重、润泽却又脱俗的品性,正好与北宋以后“不在世间,而在心境”的时代精神相通。

宋代白玉驼獾

-2-穿搭雅致,环佩簪钗

年长女性们的素静沉稳

在剧中,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女性长辈们戴花钿簪镯,多以稳重深色为主。

在素银、红玛瑙到翡翠、松石.....颜色略亮一点的的就南红与红珊瑚,却在美艳之外,别有大方端庄的气场。

年轻女性的活泼明丽

剧中,各位大家小姐们佩戴饰物皆以浅色为主,造型多为花草女主角盛明兰更是尤爱白玉。

不求满,也不求多。只要恰到好处的那么一抹亮色,就足够表现出自身淡雅文静的婉约气场了。

白玉,有白色的高洁纯净;碧玉,有碧玉的秀气明丽:藕粉,有粉色的温柔婉约。淡淡的书香气与古典质感,就在美玉润泽的那一瞬间了。

-3-风度翩翩,君子所爱

不离身的玉佩

孔子在《礼仪·聘义》中说:“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在古人眼中,君子是人格审美的典范,而玉是高洁的德行。因此,古代,男子常以佩玉来证明自己是一位理应受到信任和尊重的君子。

湖北省博物馆宋代花鸟纹玉佩

这也是“君子无故,玉不离身”的来历了;而君子之间赠玉,更是佳话美谈。追求从容与风度、文雅与内涵的谦谦君子们,在佩玉时更是十分偏爱雅致的的题材。

宋代出土古玉增多,滋长了仿制古玉之风,周朝、汉代的古玉器大量出土,包括良渚文化玉等出土,朝廷及士大夫热于收集、整理研究,金石学的形成,兴起了一股复古集古玉的热潮。

宋代仿古玉

不离手的印章

中国书画所谓“四绝”,即诗、书、画、印四位一体,书画家几乎无不喜欢用印、藏印,文人墨客也都喜好以印留名。

印章,于古人来说,一方面是身份与权力的象征;另一方,也是放松自我的赏玩与寄情。

君子持印,是守一方天地,以不变应万变的淡然。

-4-有情人:何以结恩情

古人向来含蓄,浪漫的情意敛藏于内心,但宣之于口的方式,往往是委婉写意的,将千言万语融于一诗一画,或是一景一物。

早在战国时就已经有人们开始用佩玉绳结,以此托福纳祥、传情达意。诗经中“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而这里面的“琼瑶”就是玉。

《古诗笺》中释说:“以玉缀缨,向恩情之结何以结恩情  美玉缀罗缨”许多婉转的情思,只在那润泽的温度中。

无论是为心仪之人的赠玉缀罗缨时的心意昭昭;还是出嫁时,夫妻玉佩结缡时的恩爱两不疑;玉,是有情人的心有灵犀。绳丝易旧,但美玉与情谊难改。

关于宋朝的美学,不单单是美的体现。最重要的是他们有一种生活的品味及态度,不追求功力与财富,知道自己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可以说,宋朝是一个极具美学的朝代。

而和田玉作为那个时代的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品,更是为那个朝代增添了一份别样的美学感知。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