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忠作品 《文殊菩萨》

在中国玉文化与佛教文化相辅相成。玉以温润的玉质,厚重的历史为宗教提供了具体的物质条件和表达方式,而宗教元素的加入则丰富了玉雕题材,强化了玉雕吉祥如意的寓意。

在玉雕的宗教题材中,观音以其端庄的仪态、大慈大悲的形象,被视为普度众生的化身,因此非常受世人的喜爱。

如果说起哪位菩萨是智慧的象征?那么文殊菩萨则不得不提。

文殊菩萨为仗剑骑狮之相,代表着其法门的锐利,以右手执金刚宝剑,断一切众生的烦恼。左手持青莲花,代表圣洁无染。花上放有般若经,作为智慧与慈悲的象征。以无畏的狮子吼震醒沉迷的众生。

以上都是我们熟知的文殊菩萨的形象,今天我们来看看玉雕师王建忠用苏派工艺雕刻的不一样的文殊菩萨。

作品选用黄龙玉,采用圆雕工艺雕琢而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黄色是帝王之色,是高贵、吉祥的象征,古有“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之说。

无量寿佛金色身,光明普照群生类。同样黄色在佛教中也被视为崇高的色彩。传灯录中也曾记载:西方有佛,其形丈六而黄金色。

黄色的基调为整个作品增添传统文化的底蕴,又不失佛家理论的深沉。

文殊菩萨面部虚化、侧身卧坐,优雅淡然地靠在狮子一侧,给人一种自然圆满的状态。他未持宝剑未拿青莲,已然是没有烦恼要断、已无智慧要寻,达到了完全解脱的涅槃境界。

文殊菩萨不仅放下了器也放下了形,佛本无相,相由心生。菩萨度化众生教人放下,放下即自在。佛曰: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以自然。

作品打破文殊菩萨固有的形象,令人耳目一新。

雄狮的刻画则非常写实,健硕的肌肉,锋利的利爪,狰狞的面孔,观之令人生畏。下方留白处凸起的狮爪,既丰满了雄狮的形象,也为整个作品增添意趣。

一繁一简,亦实亦虚。

是艺术的处理方法,作品顶部的细工和其他部分的大量留白、虚化的文殊面部与细化的雄狮,均形成鲜明的对比,增加了视觉的冲击力。

也是艺术的境界,在这些看的到的形象基础之上,让观赏者产生丰富的联想,实景和虚境的相统一,增强了作品的观赏性,意蕴悠长。

这块黄龙玉也并非完美无瑕,在它背面有一处小瑕疵。玉雕师的处理也十分巧妙。瑕疵处镶嵌圆形绿松,周围勾画纹饰加以过渡。绿松作为佛教七宝之一,既深化了佛教的主题,也打破了单一的色彩。既不突兀也不平乏,完全融入整个作品。

有型无相,虚实统一的处理方法,赋予了文殊菩萨这一传统题材新的生命力,既让观赏者领悟佛法的精妙,也感慨于玉雕师巧妙的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