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部时光机,能让你我穿越,想回到过去,还是走向未来?未来,就是“未知的还没有来”。所以不要轻易的触摸以后,每过一个明天都像揭开保鲜膜,还是游弋到历史的海纳百川中吧。相信很多朋友和我一样,有穿越的念想,一觉醒来青龙偃月,捋着美髯;亦或黄袍加身,给贵妃剥荔枝;要么成为正在赏玉的爱新觉罗弘历;酒醒之后,躺在大石头上,旁边一只老虎,还插着一面旗,上写“茅台不过岗”。

确实,有很多个穿越的精神形象,英雄有之,富贾有之,帝王有之,佳人配才子有之,西门大官人更要有之,最奇怪的,一穿越,发现在卧室里躺着,旁边貌美如花的女子娇嗔的说:“大郎,该吃药了”。玉雕有这种魔力,看着看着,玩着玩着,心驰神往,人玉合一,跟随雕琢的人物穿越,融入到一片茫茫的红皮白肉之中。这种脱离开现实的失重,挺让人放松和减压的。

一块小小的璞玉,就是平行时空的大门。曾几何时,我穿越成为过二爷,不好意思的当过赵公明,忐忑不安的附体过姜太公,还半睡半醒的,骑过一头五色神牛。当然,肯定不是太上老君,那罪过太大。是黄飞虎。对,黄飞虎,不是黄飞鸿。因为以我的身体标准,练无影脚多少有点吃力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黄飞虎何许人也?活于历史也牛逼于神话。就从《封神演义》中开始说吧:黄飞虎是商朝赫赫有名的镇国武成王,家族七世忠良,位极人臣,后来纣王昏聩至极,祸乱殷商,他怀着国仇家恨,带着自己的“飞虎队”,毅然决然投奔姜尚,辅佐周朝。最后率领三军攻陷朝歌,功勋不朽。

尤其是“五将战张奎”一役,这段写的非常精彩亢奋,摘抄一下,看个热闹:“只杀得愁云惨淡,旭日昏尘,征夫马上抖精神。号带飘杨,千条瑞彩满空飞,剑戟叁差,三冬白雪漫阵舞。崇黑虎双板斧,纷绁上下;闻聘的托天叉,左右交加。崔英的八楞锤,如流星荡漾;蒋雄的五爪抓,似蒺藜飞扬。黄飞虎长枪如大蟒,虎翻腾刀;架斧,斧劈刀,叮当响,出穴好;张奎战五将,似猛虎,叉迎刃,刀架叉,有叱吒之声,锤打刀,刀架锤,不离其身。抓分顶,刀掠处,全凭心力;枪刺来,刀隔架,纯是精神。五员将,鞍鞒上,各施巧妙;只杀得刮地寒风声拉杂,荡起征尘飞镫甲。渑池城下立功勋,数定五岳逢七煞。”

image

image

image

崇黑虎、闻聘、崔英、黄飞虎、蒋雄五将,对应的就是五岳名山。姜子牙特封黄飞虎为五岳之首,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这东岳大帝总管人间吉凶祸福,固国安民,延年益寿,长命成仙等等。当然这都是传说和演义,但不妨碍咱们听着心里美滋滋。周武王对黄飞虎的评价,相对比较官方一点:"威行天下,义重四方,施恩积德,人人敬仰,真忠良君子。"

image

《威行天下》玉雕人物 黄飞虎

image

穿越当个英雄,当个神仙,想想是挺美的。但那也得历经苦寒磨难才能成大器。江湖凶险,快意恩仇,扶正祛邪,这些都需要勇气和智慧。从平凡穿越到不平凡,就是为了回到平凡的日子里,能活的更明白。在想,如果我穿越成黄飞虎,力战张奎的时候,我就拿随身带的籽料砸他,他看见美玉,肯定贪心去捡,我回手一斧,定将其力斩。只怕剧情如此发展,东岳大帝恐怕封不成了,红皮白玉小王子也未尝不可吧。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