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福的犬吠之声还没有散尽,金亥就已经拱门了。就像那时,灵猴还没有爬下树来,金鸡独立雄鸣已然。年年望尽新春伊始,却总也时不我待。

年轻的时候,把努力挂在嘴边,能做到心无旁骛,不知道撞倒了多少面南墙。年逾不惑,反而觉的,奋斗是最简单的情怀,生活的平衡才是一道难题。独自的勇武像骤然的花火,可我们终究,要去温热每一个身边人。少年靠立志,中年靠励志,不鼓励一下,志存还怎么高远。

看了电视剧《大江大河》,挺感触。不经砥砺,不得锋利。熬过了伤痕的无助,也无惧改革的摸索。其实时代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我93年来到上海,掐指一算,刚好改革开放第15个年头,两手空空,一副脸庞。彼时就像电视剧里的主人公一样,技术就是理想。那是一种没有退路的钻研。

上海有黄浦江,有苏州河,这么说来,自己也算蹚过了大江大河。仔细想想,芸芸众生恰似这江河水底的沙石,大浪翻滚,暗流涌动,有的弄潮于涛头,有的平复于浅滩,有的静静地与水草相伴,有的贴紧扬帆远行的螺旋。一沙一世界,当真。

相较于父辈,我们是幸运的,因为自己有更多的选择,或者说有更多勉励自己的理由,有更多成功的机缘,也有更多失败的借口。没有饥荒和思维的桎梏,有的是前进与否的坚决。这应该就是自由了吧。

振衣直上最高楼,吴楚青苍一望收。

此地山形常北顾,千年江水自东流。

乾坤莽莽鱼龙气,今古愔愔花月愁。

不尽狂澜走沧海,一拳天与压潮头。

一轮一轮的四季往复,希望我们仍然拥有,在江河湖海中搏击风浪的勇气,立于沧澜且听风吼的技艺,以及百川到海,天下俱往的追逐。

《天下往》

没有完美的时代,只有追求美好的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