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栋强作品《花样年华》

有人说旗袍是首诗,有流动的旋律和浓郁的诗情,最能衬托女子的典雅和温柔。它是女人的一种情结、一种梦幻,是镌刻在中国女子骨子里的美丽。

那种美是一种从内到外的韵律,穿着或华丽或素雅的旗袍,露出纤纤玉腿、梳起轻柔的秀发....自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风情,如水的娇羞。

提起旗袍,首先想到的就是被称为旗袍女王的陈数。各式各样的旗袍,把她迷人的身段展示的淋淋尽致。每款旗袍穿在她的身上都是那么相得益彰,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优雅古典的气质。

张爱玲也曾说:就是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

旗袍是优雅端庄的,和田玉是内敛温润的,如果玉和旗袍相遇,将会演绎出怎样的浪漫情怀?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件由玉雕师范栋强雕刻的—“花样年华”

《花样年华》

这件作品采用薄胎工艺、阴刻技法雕琢而成。薄胎工艺大多用来制作器皿件,雕刻旗袍却十分少见。这种突破形制的创新,让人眼前一亮,创造出属于自己独特艺术风格。

旗袍内部掏空,既轻又巧。胎壁薄如蝉翼、轻若浮云,碧玉之上巧琢富贵牡丹,花纹纤毫入丝,整体轻巧秀丽体现了苏工“轻、飘、细”的特点。

旗袍不像器皿件那么规整,内部婉转、曲折,需要一点点掏空,而玉璧薄厚要掌握地恰到好处,难度可想而知。

自然的衣纹褶皱、女性优美的曲线、行走时撩起的裙摆,一一呈现在世人眼前。只见旗袍未见佳人,但她的容颜却早已深深的映入脑海。

不禁想起那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就像灰姑娘的水晶鞋,看着那双精致的鞋子,就能想象出主人美丽的模样。巧妙的处理方法,如同水墨画中的留白,给观赏者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

身着素雅的旗袍,凹凸曼秒的身材好似漾漾春水;简静清美如同出水芙蓉。洁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迈着轻盈的步伐,款款地走来....

朦胧中,看不清她的模样,只有这素色的旗袍、起伏的曲线,想象着她一定笑颜如花,玉音婉转,风姿绰约,有着独特的东方神韵,宛如开在时光深处古典的花,任时光流转始终妖娆、玲珑。

如果撑上烟青色的油纸伞,一定就是戴望舒笔下,从江南雨巷里走出的丁香姑娘。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