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比德于玉。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进一步把“玉”解释为:“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鳃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桡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絜之方也。”

——是为题记

第一德——仁。润,指细腻光滑、湿润、润滑;润泽:指玉石断口的油脂光泽。比喻施恩泽;温指温和柔和。“润泽以温,仁之方也”是说,颜色,质地,光泽温润柔和,滋益万物或恩泽万物,本是玉石富有仁德的表现。

第二德——义。理是指玉石的纹理。“白外可以知中”即根据玉石的外部特征可以了解它的内部情况,表里如一,内外一致,这是玉石富有正义感的表现。

第三德——智。优质玉可制作乐器,因玉质地坚硬细腻,故击之声音舒展清扬,散播四方,听起来和悦,这是玉石富有智慧和远谋的表现。

第四德——勇。玉虽硬度不算太高,但韧度在自然宝玉石中居首故玉有宁折断而不弯曲,显坚贞不屈的勇敢精神,即使被折断也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第五德——洁。廉即廉洁,清廉。忮即嫉恨。锐廉而不忮,指玉碎之后,断口虽然锐利,有能力嫉恨报复于人,或求得好处,但玉能保持廉洁而不为之。

玉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玉为中心载体的玉文化,不仅深深影响了古代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成为中国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玉文化包含着有“宁为玉碎”的爱国民族气节;“化为玉帛”的团结友爱风尚;“润泽以温”的无私奉献品德;“瑕不掩瑜”的清正廉洁气魄。

正是因为几千年的历史玉才能有了这么丰富的定义,正是因为有了文话玉才更加的具有意义。

反观现在制玉,为了生计,为了名誉,为了现在社会的快节奏。渐渐的人们似乎忘却了玉石本身的意义,忘了玉石的传承下来的根植于中国人的血脉之中的文化核心价值。哗众取宠之类的玉石作品层出不穷,暴殄天物的浪费了多少宝贵的资源,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为了博人的一个关注一个赞,不惜浪费那宝贵的资源,浪费那上层的石料。为之心痛。

随着自己的成长也渐渐的对玉石有了别样的理解与感悟,也或者说随着自己的年纪的增长对自己和身边的事物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渐渐的变得伤感,悲凉,喜欢有故事的东西。渐渐的懂得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看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渐渐的也懂得未透祖师关,时光如箭急的紧迫感了。似乎是该留点什么给孩子了。如果仅仅是一块玉,或者继续传承玉的品格,我觉得并不能很好的起到作用,至少不能代表玉在我心中的定义和位置,是事业还是情怀。

吉林大学教授李晓在关于“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演讲中,在强调审美是一种历史积淀,是一个国家历史、文化的连续性的同时,也谈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国人的审美正逐步走向失语。

而这种审美“失语”现象,更多集中在两个方面:一、绝大多数国人正逐渐失去感知本土传统文化之美的能力;二、一部分国人的审美媚俗化、庸俗化。

在文化谈话节目《博物馆奇妙夜》中,演员王劲松曾经问道:“我特别喜欢博物馆。但我发现,好多人不知道看什么。我们进入这样一个博物馆,到底应该关注什么,应该去体会什么?”

因为对国家文化、历史有着基本但并不深入的了解,所以当我们面对传统工艺等物质文化遗产,绝大多数人无法与其中包含的中国传统审美产生共鸣,也就无从去感知这些作品身上所体现的艺术价值。

发生在演员王劲松身上的事情,并不是个例,而是更普遍的现象:大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体验,到最后往往都演变为过场式的“拍照留念”。

而另一方面,是随处可见显眼醒目风格的“丑招牌”,迎面而来的廉价感让人不禁想要吐槽“亮瞎了眼”。在半个月前被曝光的“安岳石窟造像惨遭彩漆翻新”事件,更是让“中国式审美”被贴上了“暴发户”、“土味”等贬义标签。

在不断地反思与摸索中,近几年我选择了时间轴作为作品的主线,在保持材料本身的特点的同时,跟随时代的脚步,进行了大胆的创新。

《静止的生命》

晨昏滔滔水东流,今古悠悠日西坠。生命的意义在当下、于往昔必有不同的解读。骸残存,风安在?沧海桑田,尽数凝于此。骨无言,却见证着时光的交替;泪如诗,可相惜时勿相忘。此作品采用阿拉善玛瑙丰富且自然的颜色加以浮雕技法,把偌大的恐龙化石缩小成方寸之间。巧用原石的成色将化石的骨头根根呈现。灵感源于对大自然与生命的感悟。强大的生命物种恐龙,也亦抵不过时间的颠覆,大自然的变迁。

《枯荣与共》

“朝露昙花,咫尺天涯,一夜枯荣、御风弄影,谁人与共?千秋北斗,瑶宫寒苦,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人生一世浮华若梦,看花开花谢终究是空。虔心虔行不负春红。

红尘一醉,愿得一人心。烟火夫妻,白首不相离。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红颜易逝,伊不离君不弃。相濡以沫,执子之手偕老。愿寒来暑往,枯荣与共,作伴而行。

此作品采用阿拉善玛瑙丰富且自然的颜色加以圆雕成枯黄、泛黑的落叶,散落破碎,但又相拥紧蹙,叶上卧一甲虫意喻生命的延续。

一鸣惊人

自然的生灵,需要用艺术留下。用艺术的形式展现中国的、自然的生灵给世界看,用艺术捍卫自然。此作品用巧雕俏色的创作手法,见证生命的伟大,最后震撼我们的,其实并不是结局。夏夜枯蝉蝉蜕,首先全身向后才能拉开脐带,继而手脚有力再引体向上,最后翅膀硬了吸食露体完成蜕变,一己之力,拥

有新生。亦哭亦笑,知了知了。

《蝼蚁》

大自然给世人诸多启示:滴水穿石,地载万物,水深则流缓,稻熟则弯腰,众生皆我相。

《韩非子·喻老》写道:“千里之堤,以蝼蚁之血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古有行蚁上枯梨,今有蝼蚁钻枯石。作品中蝼蚁的坚持与顽强,是求生的本能也是命运的抗争,我虽渺小,但也要努力向前。

此作品采用树化玉保留了天然丰富逼真的树木纹理,把蝼蚁钻枯木的场景较真实的呈现出来。

灵感源于对大自然的敬畏,对顽强生命的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