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先生曾说:“天下的事,没有突变的,只有我们智慧不及的时候,才会看到某件事是突变的,其实早有一个前因潜伏在那里。”今年和田玉界发生的这些事,其实早有预兆,从中也能看出未来的一些趋势。

1

2018年1月21日和田玉籽料象形籽“一叶成佛”在北京尚品润博拍卖会以70万元人民币成交,重量仅5.5克,克价12.8万,刷新了和田玉克单价纪录。

2

4月21日,上海首届和田玉籽料原石斗玉大赛在上海举办,本届大赛中,一块三色天地皮籽料获得了第一名,如图,22.1克,220万人民币。

3

4月底政府发布公告,对非法开采进行15天的治理整顿,此次整顿主要是针对无证开采的个人或单位,并且要求各矿山企业完成矿区范围内环境恢复治理。

(图片截自和田日报)

4

今年成品价格卖不过原石的现象尤为严重,当然仅限于中高端的籽料,而普通籽料也尴尬,好工可能要比料子贵上好几倍。小小籽在过去根本没人买,但今年花生大小的精品小籽价格暴涨,向珠宝转化趋势明显。

image

5

今年行情不好,整体工作室的收入都有所下降,玉雕行业收入两极分化进一步加重,有些大师作品的价格已经高出了大众所能接受的范围,而许多小工作室因为收不抵支,面临困境。

6

11月24日,北京尚品润博拍卖会上,10克的籽料奇石“天狗”以1100万落槌,创造了和田玉克价百万的新记录。

image

7

12月举办的天工奖,获奖作品中和田玉所占比例锐减,在金银铜和最佳创意、最佳工艺奖中仅占27%的比例。与此同时,水平直追天工奖、并且以白玉为主的“子冈杯”今年没有举办。

今年下半年和田玉整体市场进入寒冬,中低端产品滞销,然而年初年尾都出现了天价籽料,现在市场上高端籽料贵、少、一料难求,普通玉商受资金流动限制,难以介入。和田玉市场两极分化严重,经营与投资分离。

image

不仅料子,玉雕师的收入也在分化,互联网将一切信息变得透明,高效的交通和物流也降低了异地合作成本,这就使得头部资源有了更多的关注和发展空间。不仅是玉雕行业,任何专业人士,一级水平从业者的收入都是行业平均收入水平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这是信息时代的收入定律。想在未来更好地活下去,或自己成为头部,或为头部提供价值,与之合作。

2007年籽料第一次禁采以来,2011年、2014年和2017年8月都曾进行过禁采,近两次的禁采时间仅仅隔了8个月,籽料的禁采越来越密集,好籽料越来越稀缺,价格越来越贵,这是和田玉淡出玉石界评奖舞台的重要原因,也预示着未来优质和田玉籽料价格上涨的必然。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