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位朋友留言,说的朴素又极为在理:“... ...我还是相信开卷有益。日新月异的时代,保留一份对古人的尊重,守住一点传统的习俗,有益身心。”今天的生活便捷,智能,丰富,但也容易让人,消沉迷离于声色的诱惑,大声喧哗在物欲的流淌。

当然,咱们的古人也不是纯粹的清高,“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杜牧说的再明白不过了。然而古今有别的是,祖先们“扬州梦醒”之后,留下了无数被我们反复咀嚼的文化遗产。今人梦醒,多少有点不知所谓。要么是因为生存的殚精竭虑,要么是出于本能。再或者,是那份晨曦之下,遍寻夜壶的惆怅。

image

如今的日子丰满,独缺那么点风韵。可能,跟咱们的传统底子越来越薄有关系。古时夸大人物,可以用“崧生岳降”,意指:身份之高贵,天赋之异禀。

如果想说一个人地位重要,可以用“民之司命”,《孙子兵法》里说,“故知兵之将,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身系国安民命之人有多重要,不用多说了吧。若是赞颂为官者,按照现在的风俗习惯,当用“台阁生风”。两袖清风,忠国爱民,官至典范。

咱们姓孟的子曾经曰过:“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始条理者,智之事也;终条理者,圣之事也。”——《孟子.万章下》

这段话衍生出了,另外一个旷世好词:“金声玉振”。夸一个人为集大成者,高山仰止,必用此词。古代先贤留下多少好东西,咱们多领会领会,不至于一夸人就俩字:牛逼。

image

其上刻字曰:民之司命,崧生岳降,台阁生风,金声玉振。

image

有些时候,心中会觉的,这种略带“文绉绉”的美,更加历久弥新。像璞玉一样,洗尽铅华,百读不厌。又到一轮四季之尾,我看朋友们都像“民之司命”,为手足分得五谷,必身背丰登之重任。无论各位喜获长子,还是二胎凤栖梧桐,都肯定有崧生之智,岳降之慧。

您是一家之长,公司之长,或者地方之长。凛冬虽在,但台阁生春风,和谐顺昌,青云扬帆。我这吉祥话说的可还行?能不能体会到那种:早上刚看完书,晚上就嘚瑟出来的,深厚国学底蕴。

image

《金声玉振 之一面》

image

《金声玉振 再一面》

image

image

image

说归说,其实咱们究其一生,精进自己的事业,能达到金声而玉振,太难。这个词本指:以钟发声,以罄收韵,奏乐自始至终,和谐流畅。无论琢玉,还是各行各业,都是在谱自己的曲子,演奏自己的音律。好不好听,心知,听众知,歌声一曲,不为大声嘹亮,高山流水,一段始终,台下的掌声,就是再谱新曲的动力。大观天下,美好恒见,愿大家天籁永驻。

image

《大观恒见》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