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长思煮茗时,郡候催发只忧迟。

吴关去国三千里,莫笑杨妃爱荔枝。

这首诗的作者,是晚唐著名诗人皮日休。诗中的“丞相”指的是:被李商隐誉为:“万古良相”;被梁启超称作“中国六大政治家之一”的李德裕。同时他也是,咱们熟悉的晚唐“牛李党争”之中,李党的领袖人物。当然,政治咱们就不聊了,毕竟聊政治容易被治。

image

image

就说李德裕爱喝茶,而且喜欢用无锡惠山泉水煮茶,所以他在网上订了水,那会儿快递、闪送也不发达,当地官员看领导喜欢就说:“我们这里也没啥,就是农妇,山泉,有点田。”然后就不远千里开驿站送泉水。想想如果李丞相那会有台P20,那位地方官送水工,肯定给他装一个APP:“渴了么”。

image

皮日休这首诗,就有点连讽带刺的,把李德裕这点爱好揶揄了一番,丞相喜山泉,贵妃爱荔枝,都有点劳民伤财的意思。不过,后来李丞相改喝彼时京城昊天观的水,味道与惠山泉无差,千里迢迢的无锡水递就停了。作为历史上一代名相,这个好泉煮好茶的故事,到成了一段佳话。

image

image

皮日休也爱茶:

香泉一合乳,煎作连珠沸。

时看蟹目溅,乍见鱼鳞起。

声疑松带雨,饽恐烟生翠。

傥把沥中山,必无千日醉。

是啊,每天有茶喝,就不用一人饮酒醉了。所以现在出门吃饭,就喜欢“以茶代酒”这四个字。说皮日休,就得把他儿子顺带聊一下。皮光业,十岁能做诗文,长的还很帅。小皮的表兄弟请小皮品尝新摘的芦柑,并借此邀请朝廷显贵一起轰趴,小皮到了以后,对鲜甜的芦柑视而不见,急呼要茶喝,侍者奉上一碗茶汤,皮光业边喝边脱口而出:“未见甘心氏,先迎苦口师”。茶,从此多了“苦口师”这一雅号。以后大家到青藤来坐客,我一定先给朋友们,泡一壶82年的高沫苦苦口。子曾经无数次曰过:“喝什么不重要,关键是跟谁喝。”好朋友在一起,“自来白”也能品出武夷山的味儿来。据说武夷山的岩茶有几百种,喝到最后,心跳加速,后背撞前胸,左脸像祖母绿,右脸像帝王绿,脑门像鸭蛋青。好茶,好酒,这天下好物都一个原则,别过别奢。上海话“有句刚句”,我心里一直觉的:盛世玩玉,太平品茶”。茶跟玉一样,都是让我们活出滋味的东西。

image

小时候家里日子过的不易,父母玩命工作就为了,柴米油盐酱醋没有茶。前六种人体必需,缺了没力气建设四个现代化。茶,逢年过节,亲朋串门,才沏上一壶。后来有的喝了,父辈上班带一个铝饭盒,然后拎一个玻璃瓶,瓶里泡着黑浓黑浓的茶,玻璃瓶身上还有没撕干净的标签纸,隐约看清写的是:黄桃罐头。罐头瓶泡茶,绝对是彼时工人阶级一景。

image

image

image

看历史上的介绍,神农尝遍百草,以茶解毒。想想也确实,年轻时,酷暑骄阳,牛饮一杯凉茶痛快,茶是藿香正气水。应酬时烤腰子吃多了,回家泡一杯浓艳无比的茶去腻,茶是健胃消食片。早晨起来,枯坐床边,目光呆滞,一碗冒着热气的香茶助我鲤鱼打挺,

噢,对了,光喝茶没这么大劲儿,主要是因为吃了两颗七子茶叶蛋。至于说茶到底能不能解毒,说实话真不知道,也没试过先喝敌敌畏,再喝茶。到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吃完韭菜鸡蛋饺子就大蒜,嚼一把茶叶,可以起到李施德林和益达的作用。

image

image

后来咱们穿的仙风道骨,一派飘忽隽永之态,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茶叶,继承古代先贤遗风雅趣,那样去办茶席饮茶,并且能从一杯茶里面,喝出天地哲学,喝出玄妙人伦,喝出道生万物,已经是今天的太平盛世了。毕竟咱们的,茶仙,茶圣,茶神,陆羽,陆鸿渐。就是在盛唐之时,著就了伟大的《茶经》。

image

高僧皎然大师有一首诗: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 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 报道山中去,归时每日斜。

这首诗叫《寻陆鸿渐不遇》。

写的是皎然去找陆羽而不遇,因为陆茶仙过着,潇洒疏放,清新雅致,闲逸悠然的隐士生活。没别的,就是飘然四处寻茶饮茶。这样的日子有个前提:俗世清平安乐才能叫脱俗。倘若世道唯艰,只能叫逃避。

image

image

所以说,玉质,茶味,一脉相承。都是这太平富足年月的,心享之物。盘玉品茗相得益彰,想想你我就像这片片尖叶,或生于古树,或生于坑枞,如若每天过的日子,想生出些美好的滋味来,一需清泉沸腾,二需玉壶通达。这茶汤至香,才能胜过鸡汤。

image

image

其上刻字曰: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其树如瓜芦,叶如栀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栟榈,叶如丁香,根如胡桃。其字或从草,或从木,或草木并。

其名:

一曰茶,二曰槚,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天育万物皆有至妙,人之所工,但猎浅易。所庇者屋屋精极,所着者衣衣精极,所饱者饮食,食与酒皆精极之。

茶有九难:

一曰造,二曰别,三曰器,四曰火,五曰水,六曰炙,七曰末,八曰煮,九曰饮。

阴采夜焙非造也,嚼味嗅香非别也,

膻鼎腥瓯非器也,膏薪庖炭非火也,

飞湍壅潦非水也,外熟内生非炙也,

碧粉缥尘非末也,操艰搅遽非煮也,

夏兴冬废非饮也。(摘自陆羽《茶经》)

image

《玉壶-冰心通达》

陆羽还曾经曰过:“烤肉用碳炉,泡茶用玉壶。”当然,是否真的曰过,大家自己在《茶经》里找寻。有朋友问,“老崔,你怎么想起来做把茶壶?”往鸡汤口味浓汤宝,这个方向上说:就是想把玉和茶,以自己的风格结合起来,表达对美好生活无限的眷恋和体悟。还记得小时候在老家,我奶奶有一把茶壶,非常普通,上面只刻了四个字:一片冰心。

image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