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只识弯弓射大雕”,“感谢风,感谢雨,感谢阳光照耀着大地”,的浑厚与雄壮,以及生命迸发之感。这种音乐形式叫呼麦。

呼麦,不是烧麦。高如登苍穹之巅,低如下瀚海之底,宽如于大地之边。呼麦很独特,很蒙古,起历史可以追溯至匈奴时期。这种唱法,源于蒙古先民,在狩猎和游牧时对大自然声音的模仿。

这是一种与宇宙苍生,亲密沟通,和谐相处的方式。和大自然去交流,这样的艺术形式,

起点就特别高。

image

image

虽然刚开始听的时候,总感觉身边停了一辆大卡车。慢慢的越听心越静,厚重里渗透出滋味来。年轻的时候喜欢琢磨歌词,经历的人与事多了,就开始愿意听势大力沉的吟唱了。再美的诗句也说不透人间百态,百感往往交集于留空。

所以听呼麦这样纯澈的音乐,就特别会有深刻的感触,大势与威仪共存,同时消解了怒怨与燥烈。当然,从我的角度理解,最能引起共鸣的,在于它是一种“自然之声”。人与广袤天地的倾谈,玉雕如是。

image

image

玉是天地之灵,自然之光,这样充满旅游广告口气的话,就不多讲了。玉雕身上,恰恰融合了,自然之气与烟火之气。雕刻与盘玩,就是一场人与自然的实话实说。直接,通透,不藏不掖,玉无诳言,人无呓语,如此坦诚相对,人和玉可以,人与人唯艰。把玉雕创作,往人气与天地之气的融合上思索思索,会寻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创作起势。

image

呼麦回转,草木低沉,蒙古之势,万马横冲,鹰击长空,虎狼之师。这种草原气魄冲进脑海,首先时间想到的是,一代天骄。

image

《天骄为汝》

其上刻字曰:“一龙极天骄  万马昔横冲。”  “势,威。”

image

子曾经曰过:“所有的艺术形式,七窍相通。”盘着玉,战马有嘶鸣,落日有长弓,仪仗里威坐成吉思汗。会有那么一刻神往:天骄为汝,汝为天骄。会有那么一刻心驰:世界为吾,吾为世界。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