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是中国当代玉石雕刻大师,被誉为宫廷玉雕的新一代传人。她的作品整体上秉承南北特色之长,又继承宫廷玉雕雍容富贵和慷慨大气的艺术特征,呈现出丰富多变的美学风格。此外,“僵石巧雕”也是苏然极富辨识度的个人标签之一。

——编者按

雄沉与妍华,这是属于苏然的“王者霸气”

在此之前,或许你很难想象在这个砂石横飞、环境恶劣的玉雕行业里,竟有着如此诗意名字的一位女玉雕师——“苏然”。

于是,当你初见苏然的作品,便是一种惊愕。惊愕于她刻刀下流转着的这种厚重诗意:刀法老辣到位,作品遒劲有力,雄浑霸气,厚庄饱满,透着一种雍容富贵的皇家范儿和慷慨大气的艺术特征,弥漫出一种时间空间上的沧桑感。

然而再看就能察觉到那份独属于女性的细腻与周到了。精致而不失霸气,恢弘而不失意韵。没有扭捏作态,没有矫揉造作,朴素、自然、实在,透着一种“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娥眉朝至尊”的风韵。

她的作品既有着小桥流水,小鸟依人,吴语呢喃的细腻;也有着雪域大漠,苍鹰击空、秦腔悠悠的粗犷。就像是一阵苍劲凛冽的北风,直抵人心。

但当你再进一步探究时,似乎又不仅止于此。

记得苏然曾经说过,“宫廷玉雕的价值,不仅是在艺术上,还有文化上的。古代皇家制玉,不是为了消遣,而是因为玉蕴含了我们几千年的正统文化。”

挖掘宫廷玉雕背后传承的中华文化,融入更符合当代的审美气质和人文色彩,苏然的作品,更是对宫廷玉雕的深刻探索。

当然,除了中正典雅、恢弘大气的宫廷风格作品,“僵石巧雕”也是苏然极富辨识度的个人标签之一。

秉承“简单、简单、再简单”的设计原则,用最简洁的图案最大限度地展现跨越岁月的痕迹,巧妙而完美的保留玉的自然风采,苏然的僵石巧雕让人着迷又疯狂。

从深黑矿井中包裹着的石皮,形状或狰狞或奇异的原石,到聚光灯下反射耀人光泽的温润。或许可以说,是苏然成就了僵石,也是僵石成就了一部分的她。

在困顿中浪漫,在缺憾中赞美,苏然不同风格的作品在相互对立中融合,又在自然与艺术中完美平衡。

那些历经千年沉淀的瑕瓋僵石,遇上了苏然,遇上了底蕴深厚的皇家技艺,便成为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惊世之作。

大气、唯美、严谨、个性、前卫、率真……从此玉石在苏然的手中轻扣出了生命最有用的价值。


相关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