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倦了在繁忙拥挤中的奔波劳累,又无暇顾及简单朴实的悠然生活,便开始向往恬静的山水田园诗词中的向往。

于是,呈现着艺术意境美的完美技艺,散发着浓郁中国风的阴刻玉雕复古归来。

image

阴刻玉雕,方寸玉石上定乾坤。

阴刻玉雕,顾名思义,就是一种平面之下的立体线条雕刻工艺。它以微小精细见长,一般用于玉器微雕,施工面积小,雕刻难度大。

image

惊心动魄、险象环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阴刻玉雕讲究一气呵成,不能断刀,不能蹦碴,不能露出接续的痕迹,也不能重复修改。它是一种藏巧弄拙,而不是藏拙弄巧。

image

一般说来,阴刻玉雕多以书法、白描为刻画技法,力求表现事物的柔美、顺滑、挺括、顿挫之感。

一石一色,一凿一铲,辅以巧思匠心,花鸟人物的柔美顺滑、线条枝干的舒畅挺拔、老枝山石的顿挫老结、书法字体的抑扬顿挫、甚至笔画的起势顿点,都能在方寸玉石上一定乾坤。

image

当然,并非所有的玉料都能进行阴刻,只有玉质结构缜密细腻、料面平顺、毛孔适中的玉料才适合阴刻,否则下刀就会出现暴口、崩裂、斑驳,偏离。

阴刻工艺可以用在圆雕、玉牌、炉瓶、山子等任何玉雕形制上,既可作为阳雕工艺的衬托点缀、相映成趣,也可独立成章、单独成器,体现出隽秀、洒脱的艺术美感和超凡意境。

image

      或许,阴刻玉雕就是玉上的水墨丹青。

有人说,阴刻玉雕其实是另一种写字的存在,因为我们看多的很多书法玉雕作品都是采用的阴刻技艺。讲究刀法笔意,走刀如行云流水,线条峰回路转,所以一件好的阴刻作品需要玉雕师深厚的文字书写功底。

image      书法讲究疏密有致,字体间架结构、笔画抑扬顿挫,所以当玉雕师纵逸笔触,转化为砣具下的点线面时,粗细深浅、侧锋笔腹都是“随心所欲”的表现:书法中浓淡干湿的墨色,提按顿挫的线条,黑白的笔法辩证是阴刻玉雕的精妙所在。

image

佛说:“空即是色,无即是有。”三笔两笔,于空白处凝眸成妙境。言有尽而意无穷,是玉雕师留下的绮思遐想;一场留白,是玉雕师参透的胸中丘壑。

image

是水墨禅绕的文化底色,是玉雕师的人生之道。当千头万绪落尽,水墨逍遥,漫漶成玉石上的阴刻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