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磊作品 | 自古英雄出少年

近日,一代武侠传奇金庸去世,国人不胜唏嘘,互联网上更是掀起声势浩大的怀念金庸的浪潮。斯人已去,长歌当哭。

虽然金庸老先生走了,但他留在世间的武侠,依然让我们荡气回肠,浴血豪情。书中风起云涌,笔下虎啸龙吟。诗词与刀剑齐飞,江山共江湖一色。

张松甫作品 | 青玉剑

谁的青春不曾看过金庸的剧,读过金庸的书?

对于很多玩玉人来说,金庸小说中的江湖侠义,无不深入其心。他的离去,带走了一代玩玉人的青春,也留下了几代玉雕人烈烈扬扬的江湖梦。

张松甫作品 | 青玉剑

曾几何时,谁不是一边雕玉、玩玉,一边在空闲之余如饥似渴地读着金庸书写的江湖故事。于是,众多玉雕师手执刻刀,把心中所理解的江湖、武侠刻在了玉上,用一件件玉雕作品来诠释江湖的凌厉和锋芒。

张庆东析木玉作品 | 雪夜上梁山

那些用玉石雕刻而成的刀、剑,甚至是枪,无不是玉雕师对于江湖的理解和向往。

人生如虹,岁月如歌。

徐凯作品 | 茶刀

不知不觉,不少玩玉人已经在玉雕的江湖中行走了很多年了,很多玩玉人更是华发已生,容颜已老。

真可谓是:江湖子弟江湖老,十年夜雨十年灯。

马洪伟作品 | 越王勾践剑

有位读者在读完《神雕侠侣》后以郭襄的口吻写道:

我走过山时,山不说话;我路过海时,海不说话,小毛驴滴滴答答,倚天剑伴我走天涯。

大家都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才在峨眉山上出了家。其实,我只是爱上了峨眉山上的云和霞,像极了十六岁那年的烟花。

徐凯作品 | 刀(金镶玉)

对于玉雕人来说,谁又不会在琢玉的某个瞬间,想起自己16岁那年初入玉雕行业的欣喜与野心呢。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玉雕行业,也是江湖。

邱启敬作品 | 枪

玉雕师奋力地用手中的刻刀,将面前的璞玉,构建成自己想要的玉雕江湖。

不知不觉,多年过去,我们在室内的台灯下,不知雕了多少块玉,不知受了多少次伤,但依然没有实现十六岁那年的野心,或者是梦想,成为玉雕行业的一方大侠。我们都是江湖中平凡的人,所以,能成大师者,万里挑一。

徐凯作品 | 飞镖(玛瑙)

华罗庚曾说: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那么,刻刀又是玉雕人的什么呢?应该是玉雕人行走江湖的屠龙刀吧。

金庸先生说: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

那些轰轰隆隆的切割声,一刀一钉的琢玉声,就是玉雕人发出的热闹。幸运的是,只要还有人在,玉雕的江湖和热闹就永远不会退却。因为它是中华民族的图腾。金庸先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邱启敬作品 | 溪山行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