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疯狂的石头》再次照进现实。这一次,不是家喻户晓的翡翠、和田玉,而是尚不被多数人熟悉、但一出山就被快速打造成收藏界“黑马”的南红玛瑙。

image

“5年价格涨了上百倍。”近日在北京红石坊举办的首届中国南红文化研讨会上,既是专家又是藏家的北京珠宝玉石协会副会长季荣伦对记者直言。在同一场合,苏州市玉石文化行业协会南红专业委员会会长丁在煜在承认“南红价格大涨”的同时,却又认为“市场并不存在炒作”。

image

 关于炒作和泡沫莫衷一是,诸多业内人士都对记者谈到了南红市场的最大隐患:“至今没有权威的行业标准”,次货横行、产地模糊、等级不清。面对市场之乱,韩龙坦承,价格暴涨对市场非常不利,“若路越走越窄,只能是死路一条。”

image

疯狂的石头

“钱都准备好了,货还是没收上来。”刚从南红主产地四川凉山回来的红堂工作室主人林呈对记者不停地感叹。半个月前,他带着80万元购货款直奔凉山,结果因南红原石价格太高,钱花了大半,货只背回了半蛇皮口袋。

image

回到北京,给上级供货商的电话打了一圈,林呈听到的结果只有一个:和3个月前比,半成品进价又提了。

 这并非个案,苏州最年轻的南红工作室主人、90后的戴国庆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提到进货就一句“料太贵了”,提到加工则是“工钱太贵了”。这些现象作用到市场上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很可能你才刚刚听说南红的名头,就已经买不起了。

据了解,5年前,一颗普通大小、品相不错的南红圆珠只要几百元左右,现在即便有瑕疵的也是动辄小几千,品相稍佳的都是大几千,完美品相则上万元都难买到了。这还是素珠,上工的,尤其如果还是名家工的,就只能以几万、几十万元计了。

image

事实上,就在几年前,南红价格还和其他玛瑙处在同一水平线上。据林呈介绍,他最早做紫檀木器生意,2009年转行经营南红时,原石价格好的一斤才一二百元,现在都是论克卖,一克就一二百元,极品的一克数千元。

他去一级批发商拿货时,开始隔一个月提两三成,后来干脆翻番地涨了。成本高了,利润似乎更高了,几年下来,林呈远不是几十万元开店的小老板了,光躺在账上的流动资金就有1000万。

image

一夜暴富的财富效应迅速扩散,越来越多的商家加入到了淘金行列。记者走访了多家高端珠宝城,以往被钻石、彩宝、翡翠、和田玉占据的专柜,很多都出现了南红的身影。韩龙表示,最近短短一年的时间,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开始,南红以势不可挡的势头迅速席卷了中国大江南北。

image

据业内流传甚广的一份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全国上一定规模的南红商家2000余家,以每家沉淀其中的资金200万元计,至少已有数十亿的资金在各个环节倒腾。记者了解到,参与南红收藏的已不乏身家数十亿的老板和资产数百亿的财团,遇到好东西更是不问价格只看品相。

image

几乎没有预热,一出马就暴涨,财富故事在圈内盛传不息,疯狂的南红到底是什么来头?

image

收藏界“红与黑”

任何有资本介入的收藏品种都会有泡沫,没有泡沫就不是市场。

凉山成了玉石玩家们角逐的战场,远在上海、北京、深圳的商家纷纷云集,有的干脆携巨款常驻扫货,为的就是分一杯羹。记者采访获悉,最先大规模介入南红市场的是“苏帮”,苏州工已成为南红好工的代名词;而北京却是发育最完全的市场,仅潘家园经营南红的摊位一年间就增长了近一倍。

image

市场除了分化,会不会崩盘?南红价格上涨还是要接地气,一夜之间把南红玛瑙炒上去不见得是件好事儿。,市场需要培育的过程,刚一听说南红就买不起了,不利于推广,消费者就会抱着“知道,但决不介入”的态度旁观,只极少数人在玩,市场就危险了。

事实上,要让南红长红下去,目前最急迫的是建立完善的行业标准。在所有受访的业内人士眼里,这几乎才是南红市场最大的隐患。

image

白领小张看到鉴定证书的那一刻心凉了半截。为了在6月的婚礼上送给妻子当礼物,他咬牙花两万多元买了个大红色的南红挂件,交钱后拿到的权威鉴定证书上标注的材质是“玛瑙”,只在下方备注里写着“俗称南红”。

image

这和翡翠鉴定都要给出A货B货相比,小张怀疑是不是受骗了。事实上,能让人迷糊的远不止这些。

很多商家出货时,都是各地南红混着卖,一般消费者很难分得清,专家都会打眼,而不同产地的价格会相差几倍、几十倍;另外,南红没有等级标准,商家叫法混乱,给顾客介绍时也说不清楚,顾客更是一头雾水。

image

当古玩行的吃药、交学费被普遍用到了南红市场,危险就真的来了。林呈称,现在中等消费者消费已到了瓶颈,需要升级到高等人群和扩散到普通人群,这都需要行业成熟起来,尤其是要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行业标准。

image

市场从来都是这样,越是混乱越容易把一个产业做死,而愈是规范愈能把黑马变成白马。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