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月峰薄胎作品:荷

初秋的微凉,或许是从荷塘中摇曳着的那一滴最为微小的波纹里迎来的。与夏日漂亮而又招摇的满池风荷相比,秋天的荷花更多了几分婉约内敛。它们安静的隐匿于蒹葭之中,不施粉黛、朴实无华,却又让人无端的渐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愫来。

荷花清淡朴素,而在眼前的秋天,芦苇也慢慢捧出了漫天洁白的思绪与一路飘曳的芦花。

因着如此,孟郊写下了“蒹葭得波浪,芙蓉红岸湿”的诗句;杜牧写下了“蒹葭露白莲塘浅,砧杵夜清河汉凉”;王维写下了“吟芦笋穿荷叶,菱花罥雁儿”……

在这些诗人的笔下,荷花与芦苇的搭配让人有了一种贴近自然的感觉。

茹月峰作品:芦苇摇

然而这形似瘦竹的芦苇啊,却没有荷花一样的好命。荷花自古就是文人墨客赞颂的对象,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它是君子品格的象征,是古今贤达的典范。

可芦苇呢,它虽然有着“蒹葭”的美名,却从最早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开始,其意象就被披上了一层清冷的面纱。

悲秋伤怀、离愁思乡、客旅惆怅……婀娜的四季芦苇变成了秋季的代名词。它在古人的书画里,在低垂的在角落里,衬托起了无尽的萧瑟之意。

芦苇苍苍,湖水森森,苍凉凄楚。在这芦花飘散哀鸣的秋风中,是刺秦的荆轲在与燕太子丹诀别,是孔子在周游列国的路上被驱逐,是披发行吟的屈原在仰天长问纵身汨罗……

然而练达的芦苇也有着荷花所不能比拟的灵性。孱弱的它曾在顽强的支撑下走过了艰难的岁月,还留下了无数动人心魄的英雄故事。

“草芥功高却从不吐露,生长艰辛却从不倾诉,任人宰割却把根留住,待来年又生生不息,蓬蓬勃勃。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曾说过,“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没落过如今又辉煌的玉雕薄胎器皿显然也是。荷花高贵典雅,芦苇刚直挺拔,荷花有它的美,芦苇也有它的雅……那么,你是喜欢荷花还是芦苇呢?